• <div id="eak5g"></div>
    <dl id="eak5g"></dl>
    <li id="eak5g"><ins id="eak5g"><thead id="eak5g"></thead></ins></li>
  • <dl id="eak5g"><ins id="eak5g"></ins></dl>
    <dl id="eak5g"><ins id="eak5g"></ins></dl><div id="eak5g"></div>
    <div id="eak5g"><tr id="eak5g"><object id="eak5g"></object></tr></div>

    王克敏

    王克敏(1876~1945)

    王克敏的資料

    中文名:王克敏

    別 名:王叔魯

    國 籍:中國

    民 族:漢族

    出生地:廣東

    出生日期:1876年5月4日

    逝世日期:1945年12月25日

    職 業:偽中華民國臨時政府首腦

    最新人物

    其他W開頭的人物更多

    近代其它的人物更多

    王克敏——“偽中華民國臨時政府”的首腦之一

      王克敏(1876年5月4日-1945年12月25日),字叔魯。中國近代政治人物,1937年日本扶植的傀儡政權“偽中華民國臨時政府”的首腦之一。

      1876年5月4日生于廣東,祖籍浙江杭州,曾經中過舉人。1900年以清國留學生監督的名義到日本,并擔任清國駐日大使館的參贊。回國后也于外交部任職。中華民國成立之后,王克敏曾經于1917年段祺瑞執政期間出任中國銀行總裁,并且在以后三度出任財政部長。后曾任冀察政務委員會委員,并出任東北政務委員會、北平政務委員會委員等多項要職,其本人是對日妥協派的一員。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后,王克敏在同年12月14日出任日軍扶植的傀儡政權偽中華民國臨時政府行政委員會委員長一職;1940年3月偽中華民國臨時政府與偽中華民國維新政府并入汪精衛的偽南京國民政府之后,又出任偽華北政務委員會委員長。名義上王克敏歸汪精衛管轄,事實上自成體系。后來王克敏又出任偽南京國民政府的內務總署督辦、偽中央政治委員等要職。1945年8月日本投降之后,王克敏被國民政府以漢奸罪逮捕,1945年12月25日于獄中自殺身亡。

      早期經歷

      王克敏1876年生于廣東。1903年,王克敏考中舉人,由于家境一度敗落,在一位姓潘的友人的幫助下,花錢捐了一個候補道。后又經東三省總督趙爾巽和山東巡撫楊士驤的疏通,王克敏才被派往直隸擔任視察使。1903年,王克敏被清政府派到日本,擔任駐日公使館參贊。旅日期間,王克敏充當了清政府控制留日學生代理人的角色。

      1907年冬,王克敏從日本回國,先后在清政府度支部、外務部任職。不久他又投直隸總督府,充當總督楊士驤的幕僚,處理涉外事務。1913年,面對辛亥革命后政局的復雜變化,王克敏感到仕途無望,于是赴法國游歷。在法國,王克敏認識了不少金融界的大亨。在他們的扶持下,王克敏搖身一變,成為金融界的知名人物。從法國回國后,王克敏供職于袁世凱政府財政部。不久,中法實業銀行成立,按規定由中法各認一半資金,各有一總經理席位。法方的總經理為東方匯理銀行分行的經理裴諾德,而中方的總經理就是王克敏。王克敏雖擔任了中方“總經理”的職務,但實權卻完全掌握在裴諾德手里。

      自涉足銀行業之后,王克敏盡情揮霍,廣為交游,結識了一些政要。1917年7月,王克敏擔任中國銀行總裁。1917年孫中山北伐護法,段祺瑞被迫辭職。1917年11月,人稱“北洋三杰”之一的王士珍黎元洪任命為國務總理,王克敏首次出任財政總長,同時兼任中國銀行總裁及鹽務署的督辦。這樣,王克敏就由銀行老板一躍而為北洋政府的大官僚。

      由于王克敏善于投機鉆營,廣結各國在華銀行界的洋老板和中國的“土老板”,使他在金融界的影響大增。北洋政府內的一些軍閥、官僚、政客,都對他刮目相看。雖然王克敏對銀行業務并不精通,但卻有著驚人的記憶力,能背誦簿記的數目字,人稱“活帳本”。王克敏是位聚斂錢財的能手,被時人稱為“錢鬼子”。在擔任財政總長期間,王克敏憑著與外國銀行老板的密切關系,為北洋政府瀕于枯竭的財政爭取了不少資金。為搜刮稅收,王克敏親自主持制定了所謂國定稅則條例,為王士珍內閣效犬馬之勞。1918年2月,王士珍以病辭職,王士珍內閣倒臺。馮國璋授王士珍以“德威上將軍”,并派他管理將軍府。

      投靠日偽

      1937年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后,日本侵略者為進一步并吞和控制華北,即著手在華北淪陷區策劃建立偽政權。1937年7月底,在北平成立了以北洋軍閥余孽、漢奸江朝宗為主席的“北平地方治安維持會”。8月初,又在天津成立了以直系軍閥、政客、漢奸高凌蔚為首的“天津地方治安維持會”。1937年8月底,寺內壽一大將出任新組建的日軍華北駐屯軍司令官。寺內壽一抵天津后,立即策劃在華北成立統一的偽政權,并委任喜多誠一為北平特務機關長,具體負責華北偽政權的籌備。喜多誠一原任日本駐華大使館武官,旅居中國多年,熟悉中國政治、社會情況,與北洋軍閥政府的官僚軍閥也多有交往。

      喜多誠一擬訂了偽組織組成人員的標準:一、元首須以曾任總統、總理的一流人物任之;二、政府首長須以曾任總理、總長的一流人物任之。選拔標準是:素無抗日言行,又非二十九軍出身者;有相當資望而反抗中國國民黨者。王克敏想成為華北偽政權的頭目,但在日本人的眼中,他是一個毫無威望的政客,是個幫助北洋軍閥政府聚斂民財的“錢鬼子”,并沒有看中他。喜多誠一看中的偽政府頭目為靳云鵬、吳佩孚、曹汝霖三人。喜多誠一計劃以靳云鵬或吳佩孚任“總統”,如二人同時上臺,則分任“總統”、“副總統”,以曹汝霖為“總理”。但靳云鵬以“禮佛有年,無心問世”為由,婉言謝絕了喜多誠一的邀請。接著,喜多誠一把目標鎖定在吳佩孚身上。吳佩孚雖為軍閥,但非常具有民族氣節。甲午戰爭后,吳佩孚曾寫了一首詞——《滿江紅·登蓬萊閣》:“北望滿洲,渤海中風浪大作!想當年,吉江遼人民安樂。長白山前設藩籬,黑龍江畔列城郭。到而今,倭寇任縱橫,風云惡。甲午役,土地削;甲辰役,主權墮,江山如故,夷族錯落。何日奉命提銳旅,一戰恢復舊山河!卻歸來,永作蓬山游,今彌陀。”1919年五四運動時,在湖南任師長的吳佩孚曾通電表示反對簽訂有損于中國氣節的《巴黎和約》:“大好河山,任人宰割,稍有人心,誰無義憤?彼莘莘學子,激于愛國熱忱而奔走呼號,前赴后繼,以草擊鐘,以卵投石,……其心可憫,其志可嘉,其情更可原!”漢奸江朝宗奉日本人之命前去勸吳佩孚出山,吳佩孚一聽清他的來意,馬上下了逐客令,大罵他是“老而不死的東西!”吳佩孚則說:“我誠不能與國民黨合作,但也不能在日本保護下治國。如必須要我出山,則須日本退兵,由我來恢復法統。”在吳佩孚那里碰壁后,喜多誠一派人到曾任北洋政府外交部長、親日派人物曹汝霖家里。曹汝霖與喜多誠一以前多有交往,不敢明確拒絕,以身體欠安和家里有老母需要侍候為由婉拒,只“愿以在野之身,贊助新政權的成立”。

      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下,1937年10月,喜多誠一找到此時避居上海的王克敏。說明來意后,王克敏欣然同意。但日本方面認為,只能把王克敏作為偽政權的實際責任者,而不能當作“號召國民黨軍政人員惠然歸附到新政權旗幟下”的領袖人物。王克敏對此很清楚。王克敏抵北平后,即糾集董康、湯爾和、朱深、王揖唐、齊燮元等一干漢奸在北平飯店成立了一個“政府籌備處”。偽臨時政府的組織大綱,是由王克敏、朱深等照搬英美等西方國家的三權分立、責任內閣方案制定的,以行政、議政、司法三個委員會分掌“國家”的行政、立法、司法的職權。他們初步計議,在行政委員會下設立內政、財政、治安、教育、法制各部,總長由行政委員會委員兼任,另設外務、實業、交通各局,作為行政委員會直屬機構。

      偽臨時政府原定于1938年1月1日成立,但由于1937年12月13日南京陷落,日本軍事當局認為這是國民黨政權的潰滅,接著建立華北偽政權,在政治上具有新陳代謝的意義,于是通知漢奸們提前于12月14日在北平懷仁堂成立。這一群漢奸雖然登上了他們的傀儡舞臺,但因為籌備尚未成熟,仍把對外辦公的日期,推遲到1938年元旦。

      1937年12月14日,王克敏等一群漢奸,在北平中南海懷仁堂宣布“臨時政府”成立,頒布了賣國的宣言,發表了偽政府的組織人員,并公布恢復以五色旗為“國旗”,以卿云歌為“國歌”。

      遭遇暗殺

      華北偽政權的成立,引起了蔣介石的震怒。1938年2月,蔣介石要求戴笠下手除掉王克敏。當時軍統在北平區沒有行動組,因而戴笠把刺殺王克敏的任務交給了天津站站長陳恭澍。接到戴笠的密電,陳恭澍立即帶著天津行動組的人來到北平,找到軍統北平站站長毛萬里,復興社華北分社的齊慶斌等特務,商量暗殺王克敏的行動計劃。通過調查,陳恭澍等人得知王克敏每個星期二下午兩點會去煤渣胡同日本憲兵隊所在地和喜多誠一見面。經過偵察,陳恭澍弄清了煤渣胡同一帶的地形,并掌握了王克敏出行時的武裝警衛情況。為了做到萬無一失,陳恭澍又從軍統局調來幾名職業殺手。

      1938年3月28日下午2時許,陳恭澍帶行動組來到了煤渣胡同附近準備行動。幾分鐘后,王克敏乘坐的車駛來,警備車在前,王克敏乘坐的車在其后。發現目標后,陳恭澍下令開槍。裝扮成小販的兩名殺手從懷里掏出手槍,舉手向汽車后排上坐著的人射擊。隨著一陣槍響,后排座椅上的人應聲倒在了座位上。等到前邊的警衛人員回過神來要進行還擊時,陳恭澍早已下了撤退命令。這次行動,按照預定計劃是進行得異常順利。然而,正當陳恭澍得意洋洋準備向戴笠請功時,消息傳來:王克敏安然無恙,死的只是一名日本顧問山本榮治。原來,那天王克敏邀山本榮治一起乘車到喜多誠一處匯報工作,兩人共同坐在汽車后排,軍統特工所打出的幾槍全部擊中了山本榮治。就這樣,山本榮治中彈身亡,當了王克敏的替死鬼。自此以后,王克敏心存畏懼,惶惶不可終日。

      與汪爭斗

      王克敏野心很大, 他知道臨時政府畢竟有“臨時”兩個字,要看日本人的眼色。南京淪陷后,日本侵略者扶植成立了一個以梁鴻志為首的“維新政府”,以日本海軍省為后臺。王克敏心想,如果能將這一南一北的“維新”和“臨時”政府合成一個統一的“中央政府”,由自己領導,那么自己就成為“一國之君”。

      王克敏把王揖唐、朱深等人叫來商量,給日本華北駐屯軍當局打了一個報告,提議將北平的“臨時政府”與南京的“維新政府”合并。王克敏的報告很快轉到了日本陸軍省那里,并得到了陸軍省的支持。日本侵略軍是以陸軍為骨干,以華北為基地,逐步向華中、華南擴展。如果建成統一的偽政權,總部設在華北,對實現其侵略意圖更為有利。但以南京為中心的日本華中派遣軍卻不同意把偽政權建在北平,他們認為,如果“統一政府”設在北平,華中派遣軍就不能控制全局,喪失既得利益。梁鴻志聽說王克敏要在北平搞“統一政府”,害怕自己屈居王克敏之下,也堅決反對。這樣一來,日本侵略軍和漢奸們分成了兩派,互不相讓,爭執不休。由于北平臨時、南京維新兩個偽政府分別由日本陸軍省和海軍省所控制,而陸海兩省之間的爭權,也影響到了偽政權的統一。1938年4月下旬,王克敏專程去日本東京,爭取日本政府對自己的支持。5月3日,日本首相近衛文麿會見了王克敏,但對于他所提出的統一偽政權建議不予重視,王克敏無果而返。回國后,王克敏約梁鴻志在大連商談,結果未能協調一致。梁鴻志的態度不冷不熱,提出先采取“分治合作”的辦法,設一中介過渡機構,為將來建立統一政權做準備。

      1938年9月,經過日本批準,兩個漢奸傀儡“政府”在北平達成妥協,決定成立“中華民國政府聯合會”,雙方各派出3人作為委員參加。臨時政府派出的委員是王克敏、王揖唐、朱深,維新政府派出的則是梁鴻志、溫宗堯、陳群。王克敏任“主任委員”,南北兩個偽府實現了形式上的聯合。但這個政府聯合會實際上是個松散組織,一南一北兩大漢奸系統誰也不服誰。1938年12月,國民黨副總裁汪精衛公開投靠日本。在日本政府的安排下,1939年6月27日,王克敏與汪精衛在北平日軍杉山元司令官邸進行了首次會談。會談一開始,王克敏就力圖強調臨時政府的“獨立”性質和“自主”地位,借以與汪精衛爭權。王克敏在會談中提出:全國代表大會應在北平召開;自己愿意參加中央政治會議,但不接受擔任委員;暫不討論政府的名稱和國旗等,留待以后中央政治會議決定。王克敏說:“我年近70,已是風燭殘年,身體也不太好,因此在建立中央政府之前準備告老退休。如果閣下要我參加中央政府,我可以同意,但希望在北平工作。”王克敏的言下之意是,與汪精衛合作,應以臨時政府為主體,否則將不配合組織的中央政府的工作。王克敏原以為他所提出的幾條,汪精衛會給他一個答復,可是汪精衛并未直接表態。王克敏對此非常不滿。汪精衛離開北平后,王克敏馬上召開記者招待會,宣布臨時政府不支持汪精衛,并對汪精衛進行攻擊。這樣,汪精衛的北上談判最終以失敗告終。

      1939年9月,在沈陽特務機關長土肥原賢二等人的策動下,王克敏與汪精衛、梁鴻志在南京進行了第二次會談。會談一開始,王克敏就故弄玄虛,虛張聲勢。他說:關東軍準備讓滿洲皇帝移鑾北平細微末節都準備好了,只要關東軍一聲令下,宣統就要回到北平城。又說關東軍還要扶吳佩孚出山,吳佩孚一旦出山,日本人也就不必與你汪先生打交道了。時至今日,我王克敏只不過是皮,汪先生你倒是毛。你總該懂得皮之不存,毛將焉附的道理吧?王克敏還以“老資格”教訓汪精衛:你應當向我請教,跟日本人處事,應虛與委蛇。汪精衛無言以對。為顧全“大局”,他暫時忍了下來。在以后,王汪之間矛盾加深,更堅定了汪精衛整垮王克敏的決心。在會談中,汪精衛闡明了組織統一政府的意義,并表示希望在組織中央政治會議以及新政權與華北臨時政府的關系方面達成諒解,要王克敏和梁鴻志“真實合作”,“向和平反共建國之目的攜手前進”,以更好地與日本政府合作。汪精衛還拿出了召開中央政治會議的方案,提出三方派人參加中央政治會議,取消臨時、維新兩政府,預定在10月9日于南京成立“統一”的“中央政府”。汪精衛將方案宣讀完畢后,王克敏和梁鴻志都表示:沒有接到華北、華中日軍機關的通知,無法答允參加中央政治會議。會談再次陷入僵局。

      正在王克敏準備回北平的時候,日本國內傳來消息,日本平沼政府垮臺,由阿部信行組成新內閣。阿部信行上臺后立即發表聲明支持汪精衛建立“中央政府”,這樣一來,形勢朝著有利于汪精衛的方向發展。通過爭斗,汪、王、梁三人于1939年9月21日達成如下決定:首先召開中央政治會議,負責籌備和建立政府;建立政府后,設中央政治委員會負責議政;中央政治會議人員分配,國民黨占三分之一,臨時和維新政府占三分之一,其余三分之一分配給蒙疆政府及其他各黨派和無黨派人士;中央政治會議議決方式,重要之事,須全體或四分之三以上委員同意決定,一般的事情,可由二分之一以上委員同意決定;關于政府名稱、首都、國旗等,應由中央政治會議討論,一致通過。上述決定事項,僅僅就中央政治會議的職權等問題作了籠統的原則規定,關于建立政府的具體措施卻絲毫沒有涉及。最后會議決定,由汪精衛和臨時、維新兩政府分別發表聲明,表示共同組織政府的愿望。9月21日,臨時和維新兩個偽政府以聯合委員會的名義聲明,愿協助汪精衛成立中央政府。9月23日,王克敏又以臨時政府名義發表聲明,表示定當追隨汪精衛之后。其實,他們三人都是貌合神離,各方都不滿意。

      1940年1月24日,在土肥原賢二、今井武夫等人的策動操縱下,汪精衛和王克敏、梁鴻志在青島召開了一次會議,決定由汪精衛成立偽中華民國政府。根據偽中央政治會議決議,華北臨時政府改為華北政務委員會,具有地方政權的性質,可以“獨立”處理華北政務。南京維新政府取消,其政府成員原則上為汪偽中央政府吸收。1940年3月30日,在偽中央政府所謂“還都”之日,臨時政府發表解散宣言,以華北政務委員會的形式再次出現。1940年4月1日,王克敏及其大小漢奸再次粉墨登場,宣誓就職。王克敏任華北政務委員會委員長,王克敏、汪時璟、齊燮元、湯爾和、王蔭泰、殷同六人為常務委員,朱深、董康、王揖唐、蘇體仁、余晉和、趙琪、江朝宗、馬良、潘毓佳等九人為委員。六署二廳的督辦和廳長,除個別作調整外,幾乎仍是原華北臨時政府的全套人馬,只是把總長改換成督辦而已。王克敏及其奸徒在新的“衙門”中各踞其位,儼然以華北小“朝廷”自居。華北政務委員會名義上是汪偽國民政府的直屬機構,但實際上汪精衛的國民政府只是一個空名義,在華北只具有象征性的權力與汪精衛的矛盾,導致王克敏的去職。

      王克敏自從當上了華北政務委員會委員長后,自恃得到北平特務機關長喜多誠一的支持,便不把汪精衛放在眼里。對于王克敏在華北的所作所為,汪精衛十分反感,每次與王克敏交涉,他總是軟拖硬磨。因為王克敏投日的時間比汪精衛早,他便常常在汪精衛面前擺出一副老資格。有一次,王克敏去南京,汪精衛請他吃飯。席間,王克敏倚老賣老,帶著教訓的口氣對汪精衛說:汪先生,別看你是國民黨的元老,跟日本人打交道,你還要跟著我學。日本人是很難纏的,有時候談判桌上談好了的事情,下來他們就會翻臉不認賬,很不講信譽,你可要注意喲。飯后,王克敏又把周佛海拉到一邊,對他小聲說:“我都快70歲的人了,快要入土了,管他什么漢奸不漢奸,反正當不了幾年,到時兩眼一閉,嗚呼哀哉。你看汪先生,自己下水也就罷了,何必把一些年輕人也拖下水,跟著他當漢奸挨罵呢,他做的可是缺德的事情呀。”說完還痛罵汪精衛是個大漢奸。汪精衛最忌恨別人說他是漢奸,因此對王克敏極為痛恨。最使他難以忍受的,是汪偽國民政府成立后,王克敏把華北作為自己的獨立王國,不許汪精衛染指。王克敏的一系列表現,使汪精衛下定了搞垮他的決心。

      汪偽政權建立不久,汪精衛在南京召開中央政治會議。會議的座位按照官職大小排位,汪精衛居首席,這是三方都認可的。但第二把交椅,汪精衛有意安排給梁鴻志。然而王克敏覺得論資格他最老,論轄區他最大,第二把交椅應該由他坐才對,而且以前的席次都是這樣安排的。但王克敏來遲了一步,當他進入會場時,梁鴻志已經坐在第二席上了。王克敏獨眼斜視,然后拂袖而去,當場給汪精衛和梁鴻志難堪。汪時璟、殷同等華北偽政權的人唯恐局面鬧僵難以收場,拉住王克敏苦苦相勸,王克敏這才委屈地回到第三席上坐下。但他板著鐵青的面孔,怒氣沖沖,一言不發。汪精衛等人早已不動聲色地策劃好了將王克敏趕下臺的計劃。正當王克敏坐在臺上生悶氣的時候,汪精衛拿出早已準備好的“淪陷區各省市辦理轉移管轄”的提案。而王克敏正在氣頭上,沒有聽清楚汪精衛的話,汪精衛馬上宣布通過。翌日,汪精衛又立即將提案明令發表,要求各地照此辦理。會議結束后,汪精衛向王克敏解釋座次有誤,并向他道歉,然后又與王克敏說說笑笑,顯得十分親熱,王克敏的怒氣也就煙消云散了。

      這次會議通過的“移轉管理辦法”,其實質是各地方政府的負責人,由汪偽政府直接任命,王克敏卻稀里胡涂,全然不知。等王克敏回到北平的時候,汪精衛已派偽考試院院長王揖唐先期到達北平,住進中南海,辦理移轉管轄手續。等王克敏明白過來的時候,為時已晚。為給自己一個臺階,他只好給汪精衛寫信,提出兩個月之后引退。王克敏的真意是希望汪精衛能挽留他,否則一年半載之后他還要東山再起。汪精衛一方面回信,假惺惺地表示慰留,給了王克敏一點面子。另一方面,汪精衛卻以政府的名義準許王克敏辭去本兼各職,同時宣布任命王揖唐兼任偽華北政務委員會委員長。

      1940年6月5日,王克敏辦好移交后遷出北平寓所。王克敏將他搜刮到的古玩字畫、金銀財寶、各式明清家具,裝了80個箱子,掛了3節專用車廂,帶著小妾阿鳳灰溜溜地離開北平去青島。在青島萊蕪二路2號,王克敏建了一棟豪宅,當起了寓公。

      1943年7月初,日本軍部用飛機把王克敏從青島接回北平,7月5日王克敏重新登臺。在偽華北政委會存在的末期,王克敏與其原先的親信王蔭泰矛盾激化。王蔭泰到南京跟周佛海談華北問題,毫不隱瞞取代王克敏之意。周佛海嘆息道:始蔭泰聯克敏以抑汪,現克敏以聯汪抑蔭泰。處此殘局,尚如此勾心斗角,中國人真無出息也。

      好景不長,王克敏第二次粉墨登場只維持了半年多的時間。1944年,由于已到垂暮之年,加上一生吃喝嫖賭,吸食鴉片,王克敏的身體已非常虛弱,無法繼續工作,再加上日本侵華敗局已定,華北偽政權岌岌可危。1945年2月8日王克敏辭去偽職,由王蔭泰繼任偽華北政務委員會委員長。不久,偽華北政委會垮臺。

      最后下場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消息傳來,大小漢奸坐臥不安,惶惶不可終日。王克敏更是如此,他知道自己在華北惡貫滿盈,華北第一號漢奸的帽子非他莫屬。一開始蔣介石在電臺上發表演說,強調對漢奸的處理“不論職守,只問行為”,使那些有僥幸心理的漢奸緊張的神經稍稍松弛了一些。幾天后,國民黨政府公布了懲治漢奸條例,讓漢奸們頓時異常緊張,他們四處奔走,尋找救命的門路。

      1945年10月5日,王克敏接到戴笠的請柬,要他次日到東城兵馬司胡同1號汪時璟的家里赴宴。同時接到請柬的,還有偽華北政府里任過職務的大小漢奸50多人。王克敏明白這是“鴻門宴”,但是還是硬著頭皮去。院子內外軍警戒備森嚴,讓漢奸們產生了不祥之感。當戴笠宣布漢奸名單時,第一個名字就是王克敏,他聽后頓時癱倒在沙發上。隨后,王克敏同其他漢奸人犯一起,被押往北城炮局監獄。1945年12月25日,王克敏在監獄內服毒自殺身亡。王克敏死后,其小妾及其女婿前往監獄收尸,在北平近郊的百林寺停靈三天,隨后找了個無人知曉的地方,將他草草埋葬。

      一代漢奸王克敏終究未能逃脫歷史的懲罰,可謂死有余辜。

    王克敏相關的歷史人物

    王克敏的簡介

    王克敏的生平

    王克敏最新文章

    歷史人物首字母索引: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人物朝代、地區索引: 上古 夏朝 商朝 周朝 春秋戰國 秦朝 漢朝 三國 晉朝 南北朝 隋朝 唐朝 五代十國 宋朝 元朝 明朝 清朝 民國 世界 近代 現代 影視小說 美國 日本 五胡十六國 巴爾干 南美洲 北歐三國 俄國 英國 法國 德國 意大利 西班牙 奧匈帝國 土耳其 非洲 朝鮮

    熱門明星索引: 全部 內地 港臺 日韓 歐美 歌手 演員 體育 網紅

    河北11选5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