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v id="eak5g"></div>
    <dl id="eak5g"></dl>
    <li id="eak5g"><ins id="eak5g"><thead id="eak5g"></thead></ins></li>
  • <dl id="eak5g"><ins id="eak5g"></ins></dl>
    <dl id="eak5g"><ins id="eak5g"></ins></dl><div id="eak5g"></div>
    <div id="eak5g"><tr id="eak5g"><object id="eak5g"></object></tr></div>
    除了鄧世昌 甲午中日戰爭殉國英烈你還知道誰?
    趣歷史 責任編輯:hechune 2016-05-09 19:57:42 鄧世昌 榮祿 曾國藩 李鴻章 袁世凱 林則徐

    2014年是中國傳統干支紀年的甲午年,120年前的1894年同樣是個甲午年。那一年日本軍國主義悍然挑起侵略戰爭,清政府腐敗無能,最終喪權辱國,但是一些愛國將士奮起抵抗,誓死不屈,用鮮血維護著民族尊嚴,用生命捍衛著這個國家!還有不到60天就要離開甲午年,在此之際特撰寫此文,以緬懷那些我們并不熟悉,但卻應該永遠銘刻的殉國英烈們!(按大體時間順序)


    1.沈壽昌-——“濟遠”艦幫帶

    字清和,1863年出生,江蘇省上海縣洋涇鎮(今屬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沈壽昌自幼聰明,1875年以第四批留美幼童(同學有詹天佑、唐紹儀、嚴復等人)赴美國學習,之后在挪威大學攻讀理化以及輪機和航海。

    后清政府創辦海軍,將留學生召回。沈壽昌奉命回國后在北洋海軍服役,擔任威遠艦二副。此后于1882年參與平定由日本人挑起的朝鮮內亂。1889年沈壽昌升“濟遠”艦幫帶(副艦長),兼領大副。

    1894年7月25日“濟遠”等艦船由牙山返航,駛抵豐島海面時,突然遭到日艦“吉野”等三艦襲擊。管帶方伯謙躲卻入艦艙房備事,而沈壽昌當機立斷,登上瞭望臺,指揮炮手進行反擊。海面上頓時炮聲隆隆,硝煙彌漫。突然一發炮彈擊中“濟遠”艦瞭望臺,一塊彈片飛入了在指揮反擊的沈壽昌頭部,當場壯烈犧牲。如今沈壽昌的墓址紀念碑位于上海同濟大學滬西校區體育館附近。

    2.左寶貴——廣東高州鎮總兵

    字冠廷,回族,1837年出生,山東費縣地方鎮(今屬平邑縣)人。左寶貴出身貧寒,1856年攜兩弟投效江南大營,開始了他的戎馬生涯。從軍39年,其間先后參與鎮壓太平天國運動、熱河金丹教起義。因作戰勇敢,被提升為建威將軍、記名提督、廣東高州鎮總兵。

    1894年甲午中日戰爭爆發后,左寶貴率領奉軍4營與其他三路大軍進駐平壤。日軍分路進攻平壤前夕兵力單薄,左寶貴主張出其不意,聚而殲之,遭到葉志超的否決。日軍大部保衛平壤后,主帥葉志超竟然主張逃跑。左寶貴力主堅守,并派親兵將葉志超監控起來。

    9月15日拂曉時分平壤之戰打響,日軍與集中三分之一的兵力圍攻左寶貴駐守的玄武門、牡丹臺一線。經過激戰,占據優勢的日軍最終攻占平壤的制高點牡丹臺。正在玄武門指揮作戰的左寶貴,見牡丹臺失守,“知勢已瓦解,志必死”,于是身穿御賜衣冠翎頂和黃馬褂,親自燃放大炮。酣戰間,一炮彈飛來,彈片擊穿左寶貴肋下。左寶貴負傷不退,裹創再戰,不久,又一彈飛至,左寶貴的身體已被炮彈擊穿,壯烈殉國。

    3.鄧世昌——“致遠”艦管帶

    原名永昌,字正卿,1849年出生,廣東番禺龍導尾(今廣東省廣州市海珠區)人。幼年時被父親送入上海的教會學校,接受西式教育。1867年考入福州船政學堂駕駛班第一期,1874年畢業后,先后出任“琛航”運船幫帶、“海東云”炮艦管帶。1880年調北洋水師,先后兩次赴英國接收揚威、致遠兩艘巡洋艦。在北洋海軍管帶中,鄧世昌是唯一一位未曾出洋留學、實習的管帶。

    在黃海海戰中,鄧世昌指揮的“致遠”艦由于護甲較薄,受到重創,且彈藥用盡。鄧世昌決意撞沉日艦主力艦“吉野”,但不幸“致遠”艦遭到日艦攻擊,引發魚雷爆炸而沉沒,鄧世昌決心與戰艦同存亡,拒絕救援,壯烈殉國。


    4.林永升——“經遠”艦管帶

    字鐘卿,1853年出生,福建侯官(福州)人。1867年考入福州船政學堂,學習輪船駕駛,與鄧世昌等人為同學。1876年與同學林泰曾、薩鎮冰、劉步蟾、嚴復等到英國留學,進入格林威治海軍學院學習。1880年回國后調往北洋艦隊,先后任鎮中號炮船管帶、康濟號管帶。1887年往德國接收“經遠”艦回國,任經遠號管帶。

    黃海大戰中,經遠號被四艘日艦圍攻,傷痕累累,艦船燃起大火。但林永升沉著指揮,“發炮以攻敵,激水以救火”,但“猝為日艦所環攻,船身碎裂”,林永升亦“中彈破腦而亡”。1998年大連市政府在黃海岸邊的鰲頭山塑立林永升雕像。

    5.黃建勛——“超勇”艦管帶

    字菊人,1852年出生,福建永福(福州市永泰縣)人。1867年黃建勛考入福州船政學堂學習,1876年出洋留學,先后在法國、英國深造學習。后調入北洋水師,任“超勇”快船管帶。

    黃海大戰一開始,超勇、揚威就遭到四艘日艦的圍攻,黃建勛指揮艦船與敵艦激戰,但“超勇”畢竟是艦齡十余年的老艦,且為木質艦身。中彈后導致艙內燃起熊熊大火,不久就右舷傾斜,難以行駛,最終被烈火焚沒。黃建勛落水后,拒絕救助,與超勇一起沉入波濤之中。

    6.林履中——“揚威”艦管帶

    字少谷,1852年出生,福建侯官人。1871年考入福州船政學堂第三期,學習航海駕駛。曾先后赴德國接收艦船,赴英國學習。1887年,調任揚威艦快船管帶。

    黃海大戰中,超勇、揚威遭到四艘日艦的圍攻,揚威艦中彈起火,形勢危急。不料此時,“濟遠”艦竟然轉舵逃跑,“撞揚威舵葉,揚威行愈滯,敵彈入機艙”。艦身漸沉,林履中拒絕營救,奮然蹈海殉國。

    7.袁永山——四品銜三等護衛

    1868年出生,是袁崇煥第七世孫。甲午戰爭爆發后,追隨黑龍江將軍依克唐阿率軍赴援遼東。當時清軍計劃偷襲鳳凰城,結果被日軍偵知,袁永山所部遭遇埋伏,雙方自凌晨起,激戰終日。

    在掩護退卻的戰斗中,永山“左臂受傷一處,額顱受傷一處,猶復親持槍械,擊斃悍賊數名”。之后前胸又中敵彈,傷勢沉重。“倒地暈絕,忽大呼而起,戈什扶之,堅不肯退”。終因傷重,壯烈犧牲。

    8.林泰曾——“鎮遠”艦管帶

    字凱仕,1851年出生,福建侯官人。林泰曾是林則徐弟弟林霈霖之孫,1867年考入福建船政學堂學習駕駛。后赴英進入留學,進入英國海軍軍官學校學習。回國后擔任主力艦鎮遠號管帶。

    黃海大戰中,林泰曾指揮“鎮遠”沉著應戰,與 “定遠”緊密配合,重創日艦“西京丸號。戰至下午時,中方只剩下“定遠”、“鎮遠”2艦與日本本隊5艦廝殺。鎮遠艦中彈百余發,傷痕累累,但依然未屹立在黃海之上。黃海戰后,鎮遠艦從旅順撤入威海時不慎觸礁,船身裂痕余三丈,喪失機動能力。憂憤之下,林泰曾吞服鴉片自盡。


    9.劉步蟾——“定遠”艦管帶

    字子香,1852年出生,福建侯官人。1867年考入福州船政學堂,1876年獲派往英國留學,后在英國皇家海軍地中海艦隊旗艦實習。回國后調入北洋水師,擔任旗艦定遠號管帶。

    黃海大戰中,提督丁汝昌負傷,劉步蟾指揮定遠艦始終在戰場堅持作戰,并重創了日本艦隊旗艦松島號同日艦激戰。1895年威海衛之戰中, “定遠”被偷襲入港的日本魚雷艇擊傷,導致擱淺,后因進水過于嚴重,恐“定遠”落入敵手,將其炸沉。當天夜里,劉步蟾吞食鴉片自盡,實現了他“茍喪艦,必自裁”的誓言。

    10.丁汝昌——北洋水師提督

    字雨亭,1836年出生,安徽廬江縣。年輕時曾追隨淮軍名將劉銘傳與太平軍作戰,1875年參與北洋水師組建,并擔任水師提督之職。

    黃海大戰中,丁汝昌在旗艦“定遠”艦飛橋上指揮,被炮火所傷,但他拒絕進入艙內,在甲板上鼓舞士氣。1895年1月日本海陸軍合圍北洋水師,丁汝昌率北洋水師殘部固守劉公島。2月在彈盡糧絕之際,丁汝昌拒絕了伊東祐亨的勸降,服鴉片自盡,以謝國人。丁汝昌沒有統帥海軍之才,但他用生命捍衛了軍人的尊嚴!

    11.楊用霖——署“鎮遠”艦管帶

    字雨臣,1854年出生,福建閩縣人。黃海海戰后,“鎮遠”駛回威海衛,管帶林泰曾因艦觸礁,引咎自盡。楊用霖升護理左翼總兵兼署“鎮遠”管帶。此后楊用霖協助丁汝昌、劉步蟾擊退日艦的8次進攻。丁汝昌死后,牛昶昞欲推舉楊用霖與日軍接洽投降,楊用霖嚴詞拒絕。最后楊用霖用槍從口打入,自殺殉國。

    以上僅是甲午戰爭中為國殉難的部分高級將領,還有許許多多的無名英烈。雖然至今他們中的有些人還飽受爭議,但面對危難時,他們寧折不彎,寧愿一死以殉國, 不愿茍且以偷生,難道就憑這,不值得我們后世敬仰嗎?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推薦中…

    24小時熱文

    換一換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戰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點擊排行
    • 圖庫排行
    • 專題排行

    精彩推薦

    圖說世界

    換一換
    河北11选5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