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v id="eak5g"></div>
    <dl id="eak5g"></dl>
    <li id="eak5g"><ins id="eak5g"><thead id="eak5g"></thead></ins></li>
  • <dl id="eak5g"><ins id="eak5g"></ins></dl>
    <dl id="eak5g"><ins id="eak5g"></ins></dl><div id="eak5g"></div>
    <div id="eak5g"><tr id="eak5g"><object id="eak5g"></object></tr></div>
    老兵回憶淞滬會戰:最慘烈時十個人只活下兩個
    趣歷史 責任編輯:zouyijun 2015-11-25 17:34:58

        夏繼勛,1914年出生,家住濟南市槐蔭區南辛莊北街66號。為混口飯吃,夏繼勛于1933年參軍抗日。1937年,夏繼勛參加了抗戰中最慘烈的戰斗——淞滬會戰。之后,夏繼勛被日軍俘虜,關押在南京直至抗戰勝利。夏繼勛是山東省內唯一參加過淞滬會戰的健在老兵,老人常說,比起他那些犧牲的戰友,自己已經很幸福了。

      淞滬會戰守河,戰友就死在我面前

      我出生在1914年,那個年代四處打仗,我們一家人生活很貧窮。為了給家里人省下點口糧,也是為了“出去闖闖,混口飯吃”,我19歲那年就跟幾個堂兄一起去了湖北,參軍抗日。

      我被編入國民革命軍第二十五軍第十三師任重機槍手。機槍很沉,作戰時需要兩個人抬著去戰場。就是在這一年(1933年),我打了人生中的第一場仗。此后五年,我就跟隨大部隊轉戰各地,以一個步兵的身份戰斗在前線。

      1937年,上海發生“八一三事變”,十三師請戰抗日。9月,十三師抵達上海,我們就參加了淞滬會戰。我們奉命守著一條河流,一守就得兩三天;日本人也在河對面防守。之后,雙方就開火了,那場仗我們打了很久,打得很慘。

      我20歲當兵打鬼子,現在100歲了,都80年了。唉,當時的戰斗細節都記不得了,只記得在上海打仗時,部隊死了很多人,我的戰友就在我面前被打死,最慘的時候,十個人里就活了倆。

      淞滬會戰后,我又跟著大部隊轉移到其他戰場。1943年,我們部隊撤退到湖北宜昌,作戰時,我一不小心被日軍俘虜,后來就一直被關在南京,放出來時抗戰已經勝利了。

      后來,我就在濟南第三磚瓦廠工作。“文革”時,我們一家被下放到農村,在農村呆了十年。后來落實政策我又回到原單位,一直到我退休。

      比起犧牲的戰友,我已經很幸福了

      與身邊的老人相比,我身體還算硬朗。腿腳沒啥毛病,上樓下樓、散步遛彎都還行;就是耳朵背,半聾了。以前每天中午還去樓下散散步、下下棋,近幾年年紀越來越大、不大記事了,就不大出門了。

      我有兩個兒子、一個女兒,大閨女65歲了,最小的孩子也51歲了。孩子們都很孝順,經常來看我,定期來給我收拾家務,家里吃的用的從來沒短過。

      能活這么大歲數,我覺得是我心態好,幾乎很少有生氣的時候。其實,能從戰場上活下來,還有啥不知足的?比起那些犧牲的戰友,我已經很幸福了。

      我喜歡看報紙新聞,眼神兒不太好,我就用放大鏡看。早幾年,我還愛看看電視、聽聽廣播,最近幾年耳朵背了,只能看看報紙。

      我年紀大了,往事記得不清,但看到電視里的抗戰片,還會想起來當年的點點滴滴。以前,我經常指著電視跟孩子們講抗戰年代的事,電視上演的這些事發生在哪年哪月、是什么戰役,我都能說得一清二楚

      慶幸的是,近幾年政府開始認可我們這批人。抗日60周年時,政府給我發了一枚“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60周年”紀念勛章,這是我現有的唯一一枚勛章,我很珍惜。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推薦中…

    24小時熱文

    換一換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戰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點擊排行
    • 圖庫排行
    • 專題排行

    精彩推薦

    圖說世界

    換一換
    河北11选5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