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v id="eak5g"></div>
    <dl id="eak5g"></dl>
    <li id="eak5g"><ins id="eak5g"><thead id="eak5g"></thead></ins></li>
  • <dl id="eak5g"><ins id="eak5g"></ins></dl>
    <dl id="eak5g"><ins id="eak5g"></ins></dl><div id="eak5g"></div>
    <div id="eak5g"><tr id="eak5g"><object id="eak5g"></object></tr></div>
    鄭維山創造朝鮮戰場一大奇跡:三千人的大伏擊
    趣歷史 責任編輯:lijian 2013-06-28 15:07:53

      有人說,戰將之所以成為戰將,就是靠了他們的膽識。

      這話多少有點絕對。戰將之所以能夠成為戰將,是由多種因素決定的,但沒有膽識的人絕對不可能成為一員戰將,卻是大家都公認的。如果講戰將的膽識,抗美援朝戰場上金城反擊戰時鄭維山的表現可見一斑。

      我們現在看到的地圖上的三八線,基本上是一條直線。然而在1952年,這條線并不直,在金城它拐了一個彎,向北凸出了十來公里。因為,在1953年夏季攻勢中,鄭維山將軍率部隊把這個彎拉直了。他策劃和導演的一場三千多人大潛伏,創造了朝鮮戰場上的一個奇跡。

      話要從他當二十兵團的代司令員說起——

      1952年7月,彭德懷點將鄭維山到二十兵團接替回國養病的楊成武,出任代理司令員。這位黑瘦精悍的司令到來的消息很快轉遍了二十兵團的各陣地。而他一上任,立刻就看到了敵方據守的金城這塊突入我方陣地的、非常刺眼的“楔子”——它寬約二十公里,縱深9公里,且居高臨下,在能見度好的天氣里,可以將我二十兵團縱深十幾公里的動作看得清清楚楚。

      “這個楔子不拔,仗不好打。”鄭維山對隨行的參謀說。

      然而,由于政治和軍事等諸多方面的原因,這個“楔子”還不可能馬上拔除。根據志愿軍總部的命令,二十兵團用近一年的時間進行防御作戰和戰術反擊。在1952年的秋季攻勢中,鄭維山指揮部隊打得有聲有色,兩個月殲敵萬余人,奪取陣地五十多處。毛澤東稱他們的打法為“零敲牛皮糖”,給予極高評價。

      隨著時間的推移,金城地區的反擊作戰戰機出現了。

      志愿軍首長遵照中央軍委的指示,決定開展1953年夏季攻勢。此時,志愿軍總部將主要攻擊方向和任務交給二十兵團,并將新入朝的五十四軍、二十一軍調歸二十兵團指揮,同時又從九兵團抽調炮兵第七師第二十團、總炮兵預備隊第二師第二十九團,交給鄭維山指揮,加強二十兵團的作戰力量。

      于是,鄭維山開始排兵布陣——

      要打好夏季攻勢,就要首先攻占949.2高地和883.7高地等敵人前沿陣地的支撐點。然而這又談何容易!這幾處高地,地勢高、地形復雜,易守難攻。而防守這幾個高地的聯合國軍有兩個加強團的兵力,且經營了三年多,他們稱之為“密蘇里防線”——以美國總統杜魯門的老家密蘇里命名的防線。

      鄭維山的目光停留在六十軍陣地前方那片開闊地,那里長滿茂密的灌木和野草,一直延伸到敵軍據守陣地的山腳下。春天他來視察時,曾對軍里的負責同志說:“要保護好這一帶植被,不允許敵人下山接近,發現就打。”六十軍組織特等射手,只要敵人一靠近就打,專打敵人的零星人員。

      現在是用這片開闊地的時候了。他腦海里形成了一個頗為大膽的行動計劃。

      1953年5月的一天,鄭維山召集作戰會議。參加會議的除了二十兵團的各軍領導,還有三兵團的司令員許世友,副政委杜義德以及李天佑、李成芳等人。二十兵團作戰室大掩蔽部里坐滿了人。

      鄭維山先分析了當前敵我態勢,隨后端出了他反復思考過的方案。他說,我準備以兩個軍(二十一軍、五十四軍)作兩翼保障,兩個軍(六十軍、六十七軍)正面突擊,一個軍(六十八軍)作總預備隊,攻取敵正面兩個團的陣地,即883.7高地和949.2高地和十字架山(座首洞南山)以及轎巖陣地。這三點分別位于金城以東、東南,是敵穩固金城地區防御的三個強點。打下這三點,等于砍掉敵三條牛腿,使敵金城地區防御失去平衡,有利于我向縱深發展,擴大戰果,為下階段收復金城地區做準備。

      “怎么打?敵我雙方主陣地相距最多三公里,中間開闊地相隔。步兵怎么攻擊?我看可以把部隊提前隱蔽到敵前沿,第二天天黑后發起沖擊,當晚完成攻擊戰斗,至少爭取到四五個小時搶修工事,補充彈藥,天亮后就可有效地反擊敵人的反撲。至于我們潛伏多少人,我測算了一下,至少要三千人。”

      鄭維山環視了一下開會的人,說:“這不是異想天開,除了我軍已做了長期充分的準備外,我看有四個有利條件:首先,剛才說到的幾個點,敵人認為他強我弱,不會料到我從這里下手,可以出其不意。其二是,949.2高地和883.7高地陡坡下有一開闊地,在敵人看來,似乎是我不可逾越的天然障礙,但該地樹叢茂密,地表植被完好。我可將部隊提前潛伏在這里,在進攻接敵沖擊的距離和時間上出其不意,戰斗打響后直接發起沖擊,減少傷亡,節省體力。其三是,六十軍已有兩條坑道挖在949.2高地和883.7高地的山腿上,可囤積彈藥和二梯隊。其四是,883.7高地和949.2高地與我陣地前沿之間有一片雜木林,可將炮兵臨時發射陣地隱蔽于此,這不僅可增加我炮火射程和準確性,而且由于該區距敵前沿近,不易受到敵縱深炮火的壓制,利于發揮我火力。”

      鄭維山講完,補充一句:“現在請大家提意見,如果有更好的方案,也請提出來。”

      此時,坐有近五十多人的大掩蔽部里鴉雀無聲,出現長時間的冷場。這在鄭維山預料之中。我志愿軍的武器裝備非常落后,要同時攻取擁有現代化武器裝備的敵兩個團的陣地,這是朝鮮戰爭進入相持階段近兩年以來從未有過的,大大超出了志愿軍總部規定的“攻擊目標不超過一個營為原則,最好一次攻殲一至兩個排到一至兩個連”的范圍。還有,在既無制空權,又無技術戰術保障的條件下,光天化日之下實行三千人大潛伏,在現代條件下的戰爭中從無此先例。況且,朝鮮戰場是當時全世界都在關注的戰場,萬一這一仗打不好,不僅是生命和財產的損失,還將影響停戰談判的進程,影響到國家和軍隊的形象。

      六十軍軍長張祖諒站了起來,他說:“支持兵團的作戰方案,堅決執行命令,完成兵團交給的攻占883.7高地和949.2高地,殲敵兩個團的任務。”他就進攻的方法,使用的兵力、火器,成功的有利條件、不利條件做了客觀分析論證,對戰斗打響后可能出現的情況及解決的辦法,應變措施一一做了說明。他說:“此次作戰,主要是出奇制勝,其主要手段是大潛伏。三千多人在敵人手榴彈都能砸到的地方潛伏一夜一天,是敵人連想都不去想,而我們敢想而且能做到。對于這一問題,自從六十軍接防以來,我們根據鄭司令員的指示,進行了反復摸索演練,先后組織對敵連以下目標反擊26次,反擊達到全殲守敵的目的,其中有21次采取了大小不同的潛伏手段,班排連營都搞過,時間從幾個小時到兩晝夜都實施過,全部取得成功。潛伏時使用的兵力,敵我對比基本是11到13。也就是說,此次反擊殲敵一個團的目標,我用3500人的兵力,只要潛伏成功就夠了。”

      張祖諒的話剛落音,六十七軍軍長邱蔚站起來發言。他同意并支持兵團的作戰方案,堅決要求攻打“十字架山”(座首洞南山),完成殲敵一個團的任務。并就具體作戰的方法、措施做了簡要說明。

      自然,鄭維山也明顯地看出,有人對這個方案是懷疑的。會前有人甚至對他說,新任司令員和政委馬上就要上任來了。為了保險起見,這一仗是不是不要再打了。當時志愿軍總部正在對高級指揮人員進行輪換調整,上級已和鄭維山談過話,二十兵團將由楊勇出任司令員,王平任政治委員。

      正在這時,作戰室的電話響了,志愿軍政委、代司令員鄧華來電話,“請鄭維山同志接電話。”

      鄭維山接過電話,就聽鄧華對鄭維山說:“我們考慮了你們的作戰計劃,我們認為打883.7高地和949.2高地的條件不成熟。我們的意見是不要打,請你們考慮。”

      鄭維山回答:“我決心已定,錯了我負責。”掛斷了電話,他一臉嚴肅地對與會者說:“這一仗一定要打。錯了我負責!該殺頭就殺我的!”張祖諒說:“我和你共同負責!”鄭維山一拍桌子,說:“不要你負責,你只管打你的!”

      ……

      作戰方案確定后,鄭維山將第一批突擊連隊的干部請到了兵團司令部。“今天請大家來,先慰問你們!把祖國送來的慰問品發給你們,并請你們把祖國和人民的期望帶給每一個戰士!”當年參加了那次會議的一位老同志后來回憶起當時的情景:“接過鄭司令員遞給我們的糖果,我們就掂量出這次任務有多么重了。”

      接下來是集思廣益,官兵一起研究潛伏的技戰術,分析可能發生的具體問題及解決辦法:吃飯、喝水怎么解決,有人忍不住要咳嗽怎么辦,有人要是睡著了打起了呼嚕怎么辦,大小便怎么辦,蚊叮、蟲咬怎么辦,如何控制敵人,不讓其靠近潛伏區,而又不使敵察覺我有意在控制他 ……

      一切安排就緒,鄭維山親自坐鎮六十軍,詳細過問每一個細節。 他對張軍長說:“三千多人潛伏到敵陣地前沿一天一夜,哪一點想不到,哪一個問題不解決,都可能功虧一簣。”

      張祖諒說:“戰斗打響時,只要這三千多人能站起來沖鋒,勝利就有八九分了。”

      6月9日,鄭維山來到兵團在龍門山坑道里開設的前進指揮所,這里與六十軍前方指揮所相距不到百米,與敵前沿陣地直線距離1200米左右,我軍的潛伏區、敵軍的前沿陣地均在眼界內。這也是他的特點,每次大戰他都設法把自己的指揮位置放在離前沿最近的地方。

      到了半夜時分,各突擊部隊相繼報告:六十軍五三五團前進指揮所和二營、三營第一梯隊6個步兵連、2個機炮連共1537人,在949.2高地前沿潛伏完畢,偵察分隊封鎖了敵人出入道路;五四二團前進指揮所和5個步兵連,1個機炮連一千余人,進入973高地前沿潛伏完畢;五四三團4個步兵連、1個機炮連一千余人在883.7高地前沿潛伏完畢;五四○團二連在949.2高地西北側潛伏完畢;一八○師偵察連到達指定位置潛伏完畢。到次日凌晨4時,六十軍突擊部隊兩個團部前進指揮所到達指定潛伏位置,15個半步兵連、4個機炮連,約三千七百余人,全部安全進入潛伏區。

      太陽出來了,照在隱蔽著三千壯士的那片樹棵草叢之上,露水在陽光下閃閃發光,好像什么都沒有發生過似的。炮兵似是有目標、似是無目標地打著冷炮,這是按計劃和規定的信號,每隔一段時間連打幾炮,掩護隱蔽在草叢中的戰士們翻個身,好活動活動僵硬了的肢體。

      在兵團指揮部,軍、師指揮所里,指揮官們卻個個感到時間太慢太慢……張祖諒不時看表。突然,一八○師報告:“有六七個敵人正往潛伏區走來。”張軍長不由往兵團指揮所方向看了一眼,立即回過神兒來,馬上命令炮兵:“一炮,最多兩炮,一定要把那幾個敵人打掉!”

      隨著炮響,敵人竄了回去,一切又歸于平靜。

      此時的鄭維山,坐在指揮部里一動不動,直到太陽落山時,他才站了起來。朝鮮半島,天黑得太晚了,都晚上8點多鐘了星星才出現。鄭維山抬起手腕,通報自己手表的時間:“現在對表,8點13分20秒。”

      8時15分,所有電話、電臺、步話機開通……

      8點20分,鄭維山導演的炮戰首先開始。成千上萬發炮彈呼嘯著傾瀉在敵前沿陣地上……幾分鐘后,我炮火向敵縱深轉移,敵軍以為我步兵要發起攻擊,都鉆出了掩蔽部,想利用其堅固野戰工事和猛烈的火力將我突擊部隊阻擋在陣地前沿之外。誰知數分鐘后,我炮火又打了回來,來不及鉆進坑道的敵軍士兵被炸得血肉橫飛。

      第三兵團司令許世友,見鄭維山如此善用炮火,拿起電話對鄭維山說:“好!鄭司令員給咱上回鍋肉了!”鄭維山笑著回答說:“等著吧,今天還有紅燒洋鬼子呢!”

      話剛落音,炮兵第三次急射開始。剛出現在朝鮮戰場不久的蘇制“喀秋沙”火箭炮加入戰斗,一個集團齊猛射,成千上萬條火龍飛向敵軍前沿野戰工事,山崩地裂,敵人陣地頓時成了一片火海,把半邊天空都映紅了……潛伏部隊的攻擊開始了。

      此時,鄭維山端坐在作戰地圖前,他在等待部隊的消息。按他的計算,發起攻擊后的一個半小時內,將奪取敵前沿陣地。但兩個小時過去了,除了陣地上手榴彈爆炸聲此起彼伏,卻沒有接到六十軍的報告。他不由地看了看作戰參謀。

      “六十軍!請把你們的進展情況報來!”作戰參謀對電話吼著,可是幾次催問都沒有結果。

      鄭維山抓起電話,找軍長張祖諒:“怎么搞的仗才開始就放羊啦!”

      “攻擊部隊都在忙于擴大戰果,情況沒來得及報上來,派出搜集情況的參謀還沒有回來。”張祖諒說,“我們正在搜集情況,綜合后立即上報。”

      情況很快報上來了。戰況令所有的人,包括志愿軍總部首長感到興奮。潛伏突擊隊共用了70分鐘就攻占了預定目標949.2高地、973高地和883.7高地,殲敵二十七團第二營、第三營和師部搜索連等。

      此時,一塊石頭落了地的鄭維山,用起了“激將法”。他告訴六十軍張軍長:“你的對面,是敵人一個軍團4個師,還有美一個空軍聯隊,天亮敵人肯定要反撲,告訴部隊要做好與敵長時間拼殺的準備。你要是頂不住就早說話,兵團二梯隊二○三師和六十三師就配備在你后面。”

      張祖諒一聽,這是什么意思?這不是在將我的軍嘛!他抓起電話,一個師一個團地詢問情況,末了都要加上一句:“鄭司令說了,我們要是不行,預備隊隨時可接替我們。”此時,這些久經戰陣的師長、團長們誰不明白,攻下敵軍陣地用的僅是我們這些潛伏部隊,軍的預備隊和各師預備隊都沒有派上用場呢!這么漂亮的仗,這么難得的立功機會能有幾次,豈能拱手讓給兵團二梯隊!

      果不其然,天亮后,敵軍在飛機、大炮掩護下開始瘋狂地反撲。我軍依托既得陣地頑強抗擊敵人,連續打退了敵十多次沖鋒。

      中午,張祖諒打來電話,直接找鄭維山。鄭維山接過電話,就聽張祖諒在電話里喊:“鄭司令,883.7高地彈藥告急,請兵團支援。”鄭維山想也沒想,就說:“知道了,我想辦法給你送!”他清楚張祖諒不遇到特別的困難,是不會求援的。可又怎么送呢?靠人背肩挑不解決問題,用汽車運送又難躲開炮火的攻擊。

      放下電話,鄭維山放眼往前沿陣地望去……天空中,數十架飛機不停地盤旋俯沖著,對我陣地及其周圍輪番轟炸掃射;遠遠的只能看見陣地被沖天騰起的煙霧彌漫包圍著,濃煙中火光閃動,爆炸聲不絕于耳,道路也被敵機封鎖著。敵軍企圖用占據絕對優勢的制空權將我軍前沿陣地與后方隔絕開來,斷絕我軍的供給,以達到反撲奪回丟失的陣地的目的。

      鄭維山走出掩蔽部,警衛緊跟著他來到存放彈藥的坑道。站在坑道口觀察了一會兒,他下達了命令:“看到沒有,敵人這一批飛機拉起轉彎,再飛回來要幾分鐘的時間。我們在坑道里將彈藥裝好,等敵機要往起拉的時候,10輛車一起沖出去,等敵機再飛回來,我們早上去了。”這一招還真靈,滿載彈藥的汽車利用敵機兩次俯沖攻擊的間隔,開足馬力沖出坑道,直奔883.7高地。當敵機再轉回來時,有9輛車已到達安全地帶。

      敵軍依然投入了強大兵力,不停地向六十軍各陣地猛烈地進攻,企圖用集中主力輪番進攻的方法奪回被我軍占領的陣地。這時,鄭維山向右翼的六十七軍發出命令:“立即向十字架山發起攻擊!火力要猛,動作要快。”六十七軍的將士們聽著前邊激烈的槍炮聲,心里早按捺不住了,就等著進攻的命令。立功的時候到了。座首洞南山(十字架山)頓時槍炮聲大作,在六十軍英勇戰斗激勵下,六十七軍勇士們一鼓作氣便沖上山頭,敵第八師第二十一團大部被殲。

      六十七軍突然迅猛的攻勢,使美軍指揮部里亂成一團,敵軍指揮官匆忙調兵遣將,從進攻六十軍的部隊中抽調兵力,以阻止六十七軍擴大戰果。他們哪里知道,這是鄭維山用的聲東擊西之計!此時,鄭維山命令兵團二梯隊兩個師分別從東西兩側同時加入戰斗行列,向敵第五師守衛的陣地和敵第二十師六十二團守衛的1089.6陣地同時發起猛烈攻擊。敵第五師招架不住,退至第二道防線。戰斗進行到15日零時,敵第五師開始向南潰退,陣地上敵軍丟棄的重型裝備到處可見。為了阻止我軍的追擊,南逃時,敵軍炸毀了北漢江上的六座橋梁和大量渡河器材,混亂中,倉皇潰逃的敵軍中不少人掉入了江中……

      6月15日晚,鄭維山正指揮兵團第二梯隊向前推進,實施全部收復金城的作戰時,接到志愿軍總部和朝鮮人民軍聯合簽發的命令:“敵方已答應我方提出的全部條件,停戰談判全部達成協議, 戰線將按照雙方現已占領的實際控制線重新劃定。簽署停戰協議在即。”同時,志愿軍總部還指示鄭維山,立即派人將我部現已占領的陣地前沿坐標圖送往板門店,以便驗證界定軍事分界線。命令還規定:“從6月16日起,各部隊一律停止主動向敵攻擊,但對敵向我發動的任何進攻,則應堅決地給以打擊。”

      歷時5天6夜的金城反擊戰的第一階段戰役遂告結束。二十兵團所屬部隊攻占金城以東及東南地區9個要點,攻殲敵兩個團的陣地;此次整個戰役,斃、傷、俘敵28382人,收復土地54平方公里。

      當人們歡慶勝利的時候,卻不見了代司令員鄭維山的影子。有人看見,他竟然在作戰室的桌子上睡著了,五六天來,他幾乎沒有合過眼。高度緊張過后,他睡得十分香甜。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推薦中…

    24小時熱文

    換一換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戰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點擊排行
    • 圖庫排行
    • 專題排行

    精彩推薦

    圖說世界

    換一換
    河北11选5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