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v id="eak5g"></div>
    <dl id="eak5g"></dl>
    <li id="eak5g"><ins id="eak5g"><thead id="eak5g"></thead></ins></li>
  • <dl id="eak5g"><ins id="eak5g"></ins></dl>
    <dl id="eak5g"><ins id="eak5g"></ins></dl><div id="eak5g"></div>
    <div id="eak5g"><tr id="eak5g"><object id="eak5g"></object></tr></div>
    "

    直奉戰爭

    "

      直系勢力一蹶不振。北洋政府落入奉系軍閥手中。1922年第一次直奉戰爭奉系失敗后,于東北圖謀再起。1924年9月3日浙江軍閥發生戰爭,張作霖于4日發出響應浙江軍閥盧永祥,責備曹錕吳佩孚的通電,向山海關、熱河一帶增兵。奉軍編為6個軍,張自任總司令,并于15日致電曹錕發出挑戰。17日,曹錕發布討伐張作霖令,任命吳佩孚為討逆軍總司令。此次戰事,直系有25萬兵力,奉系有17萬兵力,雙方均有海、空軍參戰。開戰后,奉軍先后攻占朝陽、建平、赤峰、隆化等地。10月7日,奉軍發動總攻擊,占領九門天險,于九門口、石門寨、三道關等地激戰,雙方傷亡各10000余人。奉軍占領山海關后,17日進長城,長驅直入,至灤州張宗昌部,圍殲榆關一帶的直軍。11月3日,奉軍進逼天津,吳佩孚率殘部自塘沽出海南下。戰爭以直系失敗告結束。

    直奉戰爭

    直奉戰爭——直系和奉系爭奪北洋政府主導權

    直奉戰爭簡介:直系和奉系爭奪北洋政府主導權

      北洋軍閥統治時期,直系軍閥和奉系軍閥在中國北方進行的兩次戰爭。第一次直系獲勝。第二次奉系獲勝,直系慘敗,從此直系勢力一蹶不振。北洋政府落入奉系軍閥手中。

      1922年第一次直奉戰爭奉系失敗后,于東北圖謀再起。1924年9月3日浙江軍閥發生戰爭,張作霖于4日發出響應浙江軍閥盧永祥,責備曹錕吳佩孚的通電,向山海關、熱河一帶增兵。奉軍編為6個軍,張自任總司令,并于15日致電曹錕發出挑戰。17日,曹錕發布討伐張作霖令,任命吳佩孚為討逆軍總司令。

    xin_432080501161245315171_meitu_46_meitu_48.jpg

      此次戰事,直系有25萬兵力,奉系有17萬兵力,雙方均有海、空軍參戰。開戰后,奉軍先后攻占朝陽、建平、赤峰、隆化等地。10月7日,奉軍發動總攻擊,占領九門天險,于九門口、石門寨、三道關等地激戰,雙方傷亡各10000余人。

      奉軍占領山海關后,17日進長城,長驅直入,至灤州張宗昌部,圍殲榆關一帶的直軍。11月3日,奉軍進逼天津,吳佩孚率殘部自塘沽出海南下。戰爭以直系失敗告結束。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直奉戰爭的背景:直奉兩股勢力窺測中央政權

      1920年直皖戰爭后,直、奉兩系軍閥共同控制了北京政權。并共推靳云鵬組閣。后來,張作霖又迫使靳云鵬辭職,支持親日的梁士詒任國務總理。受日本支持的奉、皖兩系開始重新合作,并聯絡孫中山為首的廣東政權,組成反直“三角同盟”。

      1920年直皖戰爭后,直系和奉系軍閥共同控制北京政權。直系取代皖系,反映英、美帝國主義在華勢力的擴張和日本帝國主義在華勢力的受挫;日本不甘心失敗,扶植奉系,并促使奉、皖兩系重新聯合,對抗直系。在內閣問題、對待華盛頓會議提出的山東問題等,雙方矛盾劇烈,導致關系破裂。

    xin_432080501161245315171_meitu_46_meitu_48.jpg

      1922年4月28日,奉系張作霖自任總司令,設司令部于落垡,率12萬名奉軍官兵發動總攻擊,第一次直奉戰爭爆發。直系以吳佩孚為總司令,以保定為大本營,分頭抵御。雙方在馬廠、固安、長辛店激戰。5月3日,吳佩孚改守為攻,將主力迂回作戰,繞至奉系后方蘆溝橋,致使奉軍腹背受敵。5日,奉軍張景惠部第十六師停戰倒戈。蘆溝橋、長辛店等要隘被直軍攻占,中路奉軍退至天津。張作霖下令退卻,率殘部出關。10日,徐世昌總統下令免除張作霖東三省巡閱使等職。

      6月17日,在英帝國主義干預下,直奉兩系停戰議和,簽訂和約。雙方自19日始將軍隊撤退,終結戰爭。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第一次直奉戰爭:為何強大的奉系軍隊會失敗

      1920年直皖戰爭之后,直奉兩系軍閥共同控制了北京政權,奉系張作霖極力推薦親日的交通系首領梁士詒出任內閣總理,導致了直奉翻臉。梁士詒與直系的關系不好,奉系借梁士詒而支配中央的財政交通,借日款來贖回膠州濟南鐵路,用日款來支持奉系的擴張計劃,直系就不能容忍了,吳佩孚一再通電,揭露梁媚日賣國的丑行,梁士詒組閣近一個月,即于1922年1月25日托病請假離任出京。

      張作霖決意武力對付直系,4月10日起,奉軍就絡繹不絕進攻,改名為“鎮威軍”。4月29日,張作霖到達軍糧城,即日向部隊下達了總攻命令,直奉兩軍在長辛店、固安、馬廠一帶混戰,吳佩孚親到前線督戰,令主力在炮兵掩護下迂回到奉軍的側后,突然發起攻擊,奉軍是腹背受敵。

      第16師于5月4日臨陣倒戈,奉軍暫編1師退出了豐臺,造成了奉軍西線崩潰。吳佩孚又采取誘敵深入的戰術指揮直軍且戰且退,待奉軍進入伏擊圈后,秘密率部繞至奉軍的側面,發起猛攻,西線的奉軍也全線的潰退。

      當時第二梯隊的戰斗力比較強,是奉軍的主力,司令就是張作霖的長子張學良,兩年前張學良從東三省講武堂畢業,這也是他第一次參加如此大規模的戰役。當時吳佩孚在獲勝以后,調了嫡系的第3師、第26師到東線,并親自指揮攻擊張學良的部隊。張學良雖然率部英勇打退進攻,但是因為奉軍整體敗局已定,只好指揮部隊有秩序地向后撤退。

      在這次戰爭中,奉軍各部幾乎全線潰退,僅有的戰而能勝、退而有序的部隊,就是張學良和郭松齡統率的第二梯隊。最終奉軍在東西兩線均失敗,士兵犧牲2萬,戰敗逃亡者萬余,被直軍俘虜了4萬余人,總統徐世昌下令免除張作霖東三省巡閱使等職。

    xin_432080501161245315171_meitu_46.jpg

      6月18日,直奉兩方代表在秦皇島海面的英國克爾留號軍艦簽訂了停戰條約,以榆關就是今山海關為兩軍分界線,奉軍撤出關外,直軍也大部分撤回原防,第一次直奉戰爭宣告結束。[3]

      評價

      1、直系分為曹軍和吳軍,曹軍一直在北京城里保持中立

      2、吳軍偵知奉軍由津浦路包抄保定南方的大戰略意圖,一開戰就破壞了大段鐵路,并在德州頑強阻擊南下奉軍,同時讓東路新近歸附的曹軍26師主動側擊挑釁南下奉軍,然后詐敗,引誘奉軍放棄原有大戰略意圖,改大包抄為小包抄,轉而進攻保定東部,結果踏進吳軍預先設置的地雷陣,而且不按軍事操典,如剿匪般一味蠻攻吳軍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形成的地雷、鐵絲電網、重機槍和炮火支援組成的現代化陣地,未能跳出吳軍的如意算盤,導致銳勇盡失,中路和西路也同樣中了吳軍的挑釁詐敗,猛攻地雷陣,結局相同。這是參謀長楊宇霆的失誤

      3、奉軍沒有預先想出破解地雷陣的好辦法,而且不按軍事操典,一味浪費炮彈清理地雷陣,卻沒有步炮協同,往往是清掉地雷反而給直軍的反攻清出了道路,步兵不擅長攻堅,攻而不克,依賴騎兵克敵,也不擅長快速構筑陣地火力點,克而不能守,陣地得而復失。這是老派將領如張景惠等的失誤

      4、張學良軍團雖然進行了包抄之類漂亮的戰術,但是被夾在李景林軍團和張作相軍團中間,施展空間有限,不能左右大戰略,主要被用于幫兩個軍團救火,只是在退卻時,展現出熟悉軍事操典的極強防御力

      5、奉軍得到日本的武器資金援助,不缺錢,所以奉軍官兵戰斗十分頑強,但是連日進攻,損失慘重,預備隊的幾個軍團來得太慢,也缺乏戰斗力和戰略上的新意,一味地填坑,最終導致崩盤。奉軍后方只有蒙蘇的威脅,比吳軍有利很多,卻不敢早些調動防御日本的吉林部隊入關,從而未能形成兵力優勢,是大帥張作霖自己的失誤。吳軍卻成功聯合了馮玉祥,穩固了后方,而全力用兵于前方

      6、吳軍轉守為攻后,依然也無法突破張學良在山海關布下的現代化陣地,說明在吳軍與奉軍都缺乏重炮部隊和傘兵空降的情況下,全世界此時的戰爭模式還是傾向于防守方的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第二次直奉戰爭簡介:張作霖因何數年內反敗為勝

      1924年(民國十三年)9月至10月,直系吳佩孚部與奉系張作霖部在直隸(今河北)奉天(今遼寧)地區為爭奪北京政權而進行的戰爭。

      第一次直奉戰爭結束后,直系軍閥控制了北京政權,積極推行其企圖以武力統一中國的政策,并通過賄選使曹錕當上大總統。奉系軍閥也積極擴軍備戰,準備再次與直系爭奪中央政權。在政治上為了對抗武力統一政策,張作霖、段祺瑞孫中山建立了“反直”的三角同盟。

      爆發

      1924年9月,直系江蘇軍閥齊燮元與皖系浙江軍閥盧永祥爆發了江浙戰爭。9月3日,張作霖通電譴責曹、吳(即直系)攻浙,并以援助盧永祥為名,組織“鎮威軍”,自任總司令,將奉軍編為6個軍;總兵力約15萬人,于9月15日分路向榆關(即山海關)、赤峰、承德方向進發,第二次直奉戰爭爆發。

      戰爭過程

      為抗擊奉系軍閥的進攻,9月17日曹錕發布討張令,任命吳佩孚為討逆軍總司令,以王承斌為副總司令兼直隸籌備司令,彭壽莘為第1軍司令,王懷慶為第2軍司令,馮玉祥為第3軍司令,張福來為援軍總司令,還有海、空軍各一部,總兵力近20萬人,依托長城組織防御,并對各軍的作戰任務作了具體區分。

    xin_432080501161245315171_meitu_46_meitu_64.jpg

      當時,直軍企圖從海上登陸葫蘆島,合圍奉軍,但由于奉軍海軍的抵抗,更重要的是英國進行了干預,直軍被迫放棄了計劃。這一事件直接導致了直軍喪失了戰爭主動權,陷入被動。9月15日到22日,奉軍第2軍、第5軍,兵分兩路,分別由阜新、通遼向直軍防地攻擊前進。奉軍在攻占開魯、朝陽后,又乘勝向凌源發起進攻。接著,奉軍的騎兵隊也由彰武出動,陸續攻占直軍控制的建平、赤峰等地。是時,直軍第3軍司令馮玉祥,因不滿吳佩孚排除異己,正與援軍第2路司令胡景翼、北京警備司令孫岳等密謀倒戈,在古北口一線按兵不動。9月28日,榆關方面的戰事日趨激烈。直軍雖然居高臨下,但奉軍精銳張學良郭松齡的部隊卻前赴后繼地奮勇仰攻,雙方都遭到很大的傷亡。奉軍在正面進攻未能奏效后,偵知九門口直軍的守備力量比較薄弱,便轉而集中兵力猛攻九門口,并于10月7日攻占,直軍的長城防線被打開了一個缺口。吳佩孚在九門口失守后,急調后援部隊開赴前線,并于12日親臨榆關組織直軍進行反撲,一度曾將九門口奪回。奉軍在直軍反撲面前全力抗擊,與直軍進行了反復的爭奪,終將直軍的進攻擊退,再度攻占九門口。在20多天的反復爭奪戰中,雙方戰死者達一萬余人。 10月9日奉軍攻占了赤峰。15日,赤峰被趕來前線的直軍第3軍二部奪回。時馮玉祥在古北口舉行會議,認為倒戈回京的時機已到,便電告孫岳,叫他迅速將駐防大名的軍隊調至北京南苑,同時下令部隊,將后隊改為前隊,于10月19日回師北京。

      北京政變

      23日,馮玉祥、胡景翼、孫岳等人,聯名發出了呼吁和平的漾電,發動 “北京政變”。推翻了直系賄選總統曹棍的反動統治,占領了北京。25日,馮玉祥等人在北京北苑舉行會議,決定組織中華民國國民軍,推馮玉祥為總司令兼第1 軍軍長,胡、孫二人分任副總司令兼第2、第3兩軍軍長。“北京政變”后,吳佩孚把前線指揮交給張福來主持,親率其嫡系第3師、第26師各一部,共約七八千人,于10月25日乘車回救北京。26日,吳佩孚命令部隊開往楊村一線布防,對馮軍采取守勢。企圖等齊燮元、孫傳芳的軍隊沿津浦鐵路北上;李濟臣、蕭耀南的軍隊由京漢鐵路南來,再在這兩路援軍的支援下,從馮玉祥的控制下奪回北京。到10月28日,由平泉、冷口入關的奉軍張宗昌部,攻占灤州,截斷了榆關直軍的退路和榆關-天津之間的交通線,直軍紛紛潰退。31日,奉軍占領了榆關和秦皇島,繳獲直軍的槍支達3萬余件。直軍主力喪失殆盡。從10月31日到11月 2日,馮軍先后攻占了楊村和北倉,并俘虜了北上援吳的魯軍旅長潘鴻鈞。吳佩孚見大勢已去,率殘部2000余人由塘沽登艦南逃。

      戰爭結果

      張作霖、馮玉祥等隨后在天津曹家花園召開會議,決議成立中華民國執政府與善后會議以取代國會,并推段祺瑞為“中華民國臨時執政”,統總統與總理之職,之后政權落入奉系軍閥手中。

      評價

      軍事意義上,直奉戰爭是中國歷史上第一次有海軍、空軍參加并取得重大作用的內戰,新式武器如坦克等紛紛登場,重炮、重機槍、地雷的使用均為之前戰爭所罕有,死傷特別慘烈。政治意義上,直奉戰爭以奉系勝利而告終,從此直系軍閥退出北京政治舞臺,北洋政府開始了張作霖時代。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結語

    軍事意義上,直奉戰爭是中國歷史上第一次有海軍、空軍參加并取得重大作用的內戰,新式武器如坦克等紛紛登場,重炮、重機槍、地雷的使用均為之前戰爭所罕有,死傷特別慘烈。政治意義上,直奉戰爭以奉系勝利而告終,從此直系軍閥退出北京政治舞臺,北洋政府開始了張作霖時代。

    相關新聞閱讀
    河北11选5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