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v id="eak5g"></div>
    <dl id="eak5g"></dl>
    <li id="eak5g"><ins id="eak5g"><thead id="eak5g"></thead></ins></li>
  • <dl id="eak5g"><ins id="eak5g"></ins></dl>
    <dl id="eak5g"><ins id="eak5g"></ins></dl><div id="eak5g"></div>
    <div id="eak5g"><tr id="eak5g"><object id="eak5g"></object></tr></div>
    "

    西安事變

    "

    1936年冬天的西安如何有這樣一場事變?1931年,日本關東軍發動了“九·一八”事變,張學良撤出東北。1935年,共產黨中央紅軍抵達陜北,蔣介石遂調東北軍入陜甘“剿共”。張學良率領的東北軍和楊虎城的第十七路軍,均非蔣介石嫡系,屢遭排擠。1936年12月12日,為了勸諫蔣介石改變“攘外必先安內”的既定國策,停止內戰,一致抗日。國難與個人窘迫之際,兩位將領向蔣介石“哭諫”抗日失敗,直接導致蔣介石被軍事監禁。當時在各方勢力的斡旋下,西安事變最終和平解決,時局得以扭轉,十年內戰的局面基本結束,國共聯合抗日。77年過去了,對于西安事變的過程和歷史意義的探詢從未停止過。現在就讓歷史回放,因為關于場驚心動魄的”兵諫“,還有更多歷史真相正等著我們去探索和解答……

    西安事變

    且看一場驚心動魄的兵諫如何上演?——雙十二西安事變

    揭秘:西安事變后張學良楊虎城激烈爭吵內幕

      1936年12月12日凌晨,西安臨潼幾聲槍響,時任西北“剿總”副司令的張學良和17路軍的總指揮楊虎城,用“兵諫”的方式扣留了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蔣介石

      若問這場由張、楊聯合發動的“西安事變”中誰是主導者,名氣更大的張學良一直承擔“犯上作亂”的主要責任。然而在1991年張之丙姐妹對張學良的采訪中,張學良卻說:“‘西安事變’就是楊虎城……那可以說他(楊虎城)是主角哇,不過名義是我,我是主角了。當然由我負責任。”

      1935年,曾經號稱中國最強軍隊的東北軍正處在落魄時期。熱河戰敗后,東北軍丟了東四省和河北的地盤,十幾萬大軍依靠蔣介石提供補給,一舉一動受蔣節制,境況非常凄涼。背著一個“不抵抗將軍”罵名離開東北的張學良有抗日的決心,不希望參與任何內戰。但結果卻事與愿違,不得不接受蔣介石的委派到西北“剿共”。

      來到西安的張學良,很自然地結識了時任陜西省主席、國民黨17路軍總指揮的楊虎城。只不過,張學良開始對楊虎城的態度非常傲慢,認為楊虎城草莽出身,不過就是個“老粗”。而在楊虎城眼中,張學良卻是一個可以聯合抗日的對象。

      1935年10月初,楊虎城向張學良發牢騷說“剿匪”等于“無期徒刑”,“以中央軍之數量,東北軍之精銳,皆未能消除共產黨,區區如彼之軍隊,能何為乎?”

    張學良

      同年11月,當東北軍的109師被毛澤東指揮的紅軍殲滅后,張學良也向楊虎城袒露了“倦于內戰”的心情,楊虎城向張學良建議:向蔣公進言,停止內戰,團結抗日。

      1936年12月2日,張學良只身飛到洛陽,向蔣介石進言,要求停止內戰,一致抗日。雙方發生尖銳沖突。

      張指責蔣“這樣專制,這樣摧殘愛國人士,和袁世凱張宗昌有什么區別”。蔣嚴厲表示:“我是革命政府,我這樣做就是革命!”“匪不剿完,決不抗日。”老蔣的頑固態度使張學良“猶如涼水澆頭”,對蔣絕望。 ...查看更多

    西安事變真相:張學良曾策劃讓蔣介石秘密出逃

      宋子文20日上午10時乘飛機抵達西安,“我單獨拜見委員長。他甚為感動。失聲大泣。我對其安慰,告訴他,彼并未蒙羞,相反,整個世界均在關心他,同情他。”

      蔣介石剛被捉之時,態度羞憤絕望,不吃不喝,與張學良連話都不講,更別說談判了。蔣在見面時告訴宋,他不會在脅迫下接受任何條件,軍事解決為惟一之途。宋向蔣指出,“軍事上之成功并不能確保其性命之保全。即便西安被占,他們尚可退至接壤共區,惟國家將陷于分裂,內戰四起……”當天下午,蔣介石“漸次通情達理”。他再次見張學良,事后告宋,他已同意張學良將其軍隊開往綏遠;召開大會討論四項條件;改組陜西省政府,由楊虎城提名人選。

      宋子文認為,“楊在西安城周有駐軍九個團,他可用兵強扣委員長,故形勢極為危險。張在城周僅有一團,遂命其部隊做秘密準備,以防突襲。”宋子文與張學良策劃應急之策。兩人討論了將蔣介石秘密帶到機場,突然離開西安的可能性。但后來“認為此舉過于危險,因張之一舉一動完全可能已處楊的監視之中。”他們最后商定:“倘局面未有改善,我應動員蔣夫人于次日晨以力促延長停戰期為由,先行返回南京。”

      宋子文在西安之所以敢對蔣介石直言,曉以利害,其主要原因是宋子文抵達西安后確實為蔣介石的性命感到擔憂。宋子文在日記中寫道:“他們(張、楊)已走向極端。若其遭受失敗之打擊,他們甚有可能挾持他退往其山上要塞,甚或,他們可能變成一伙暴徒。并在暴徒心態下殺死他。”

    蔣介石與張學良

      當天晚上,宋繼續探尋解決辦法。他在次日的日記中得出了惟一結論:和平解決。

      “一、此次運動不僅系由張、楊二人所發動,而且亦得到全體官兵上下一致之支持。二、張、楊與中共兩方軍隊聯合一起,將成一令人生畏之集團,以現有之兵力,加之有利之地形,在目標一致之條件下,他們完全可固守戰場數月。三、中共已毫無保留地將其命運與張、楊維系在一起……我堅信,拯救中國惟一之途——只能藉政治解決。”

      21日上午11時,宋子文在離開西安返回南京前一小時再次面見蔣介石。蔣介石交給他幾份遺囑,是分別寫給宋美齡和他的兩個兒子的。蔣要宋先將遺囑給張學良過目,但張過目后扣下了蔣的遺囑。宋子文寫道:“(張)謂假如發生戰事,他以人格保證將把這些遺囑發送,但現在他不會允其發送。”

      蔣還要求宋子文不要讓宋美齡前來西安,并勸宋子文也不要返回南京。但當時宋子文心中已有了一個救蔣介石一命的初步方案。

      “我不知何種政治解決切實可行,但我決定先行如下幾點:1、應讓蔣夫人來西安照顧委員長,并改變其聽天由命之態度。2、由戴雨農(戴笠)代表黃埔系前來西安,親身觀察此地之局勢。3、派一將軍來西安,以處理可能產生之軍事問題。”

    ...查看更多

    張學良口述:西安事變我沒死 是因宋美齡在幫我

      1925年東北軍打敗孫傳芳后,首次進入上海。當張學良第一次和宋美齡見面時,宋當時未婚,在上海也是知名閨秀,是才貌雙馨的美女。兩個人當時都只有二十多歲。少帥與她一見面,立刻為她出眾的氣質傾倒,稱她為“美若天仙”。宋美齡也為張學良的風度傾倒,稱他為“萊茵河畔的騎士”。此后兩人頻頻約會,宋美齡帶著張學良出入于上海的社交界,而從少年起就在青年基督教會接受過洋派熏陶的張學良也禮儀得體,風度翩翩,跳舞、游泳、高爾夫球,無不老到精通。兩人一時成為十里洋場最耀眼的明星。

      少帥晚年回憶這段往事,不忌諱趙一荻女士在場,情不自禁脫口說:“若不是當時已有太太,我會猛追宋美齡(這些蔣介石都不知道)。”那時蔣介石也幾乎同時在追求宋美齡,不過蔣介石當時只是個上校,當然也是一顆冉冉上升的政治明星。

      西安事變發生后,原本與蔣介石結拜為兄弟的張學良,轉眼成了蔣介石眼中絕對不能饒恕的罪人。張學良始終認為,西安事變后,蔣介石之所以不殺他,是因為有宋美齡的“保護”。

      張學良曾說:“西安事變后我沒死,關鍵是蔣夫人幫我。我認為蔣夫人是我的知己,蔣夫人對我這個人很了解,她說西安事變,他(張學良)不要金錢,也不要地盤,他要什么,他要的是犧牲。蔣先生原本是要槍斃我的,這個情形,我原先也不知道,但我后來看到一份文件,是美國的駐華公使Johnson寫的,他寫道:宋(指宋美齡)對蔣先生說,‘如果你對那個小家伙(即張學良)有不利的地方,我立刻離開臺灣,還要把你的事情全都公布出去’。”

      張獲得自由后曾有一句感慨:“宋美齡活一天,我也能活一天。”這句話,對形容宋美齡與張學良之間的關系,再合適不過了。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西安事變后傅斯年罵張學良:犯上作亂的土匪種

      傅斯年的老友程滄波說:忽一日,傅論及當時國民政府五院院長。論孫科,說:“猶吾君之子也。”論于佑老,乃是“老黨人且是讀書人”。論戴季陶,說:“阿彌陀佛。”論到孔祥熙,高聲作義憤狀:“他憑哪一點?”

      1932年6月19日,傅斯年在《獨立評論》上發表著名的《中國現在要有政府》一文。傅斯年在文中指出,中國已面臨有史以來最大的危機,社會與文化已步趨總崩潰,因為總失業的緣故,國民皆成了叫花子,各路軍閥手下的官兵幾乎全部由叫花子組成,可謂要多少有多少,軍閥自然成了叫花子的頭目,故南北政府被一群流氓苦力與叫花子所平分。“照這樣形勢,雖有一個最好的政府,中國未必不亡;若根本沒有了政府,必成亡種之亡。”因而,傅斯年呼吁“一切不顧亡種滅國的人,幸勿此時興風作浪,這不是可以茍且為之的”。

      1936年12月12日, “西安事變”爆發,傅斯年得知后極為震怒,高呼“國家元首豈容為賊所扣乎”?于是極力主張南京國民黨高層立即出動大軍討伐張、楊,同時連續在《中央日報》發表《論張賊叛變》等言辭激烈的檄文予以聲討。傅斯年言稱張學良老子就是胡子出身,“張賊天生的是一個犯上作亂的土匪種”。蔣介石“在此時中國是無可比擬的重要,他的安危關系中國國運比任何事都切緊”。再次疾呼盡速派中央軍西進,對西安呈扇形包圍,只要將西安圍住,“張賊學良”除投奔共產黨,將是死路一條。針對有人認為出兵西進,會激怒張學良并危及蔣介石的安全,傅斯年堅稱愈是大軍壓境,張學良愈不敢加害蔣,并預言性地指出,待中央軍包圍西安,張只有束手就范,屈膝投降,而張投降后,“只有蔣能救他一條性命”。

      1941年珍珠港事件爆發時,重慶國府于12月18日派出的最后一架飛機抵達香港機場,搶救困于香港的政府大員和學界名流。然而孔祥熙的夫人宋靄齡、二小姐孔令俊率領幾十名保鏢竟然阻止他人登機,卻把自己的仆人、洋狗、馬桶、香料和床板等通通運上飛機!陳濟棠、何香凝、許崇智、茅盾、郭沫若、陳寅恪等人均被攔截不能登機而滯留香港。當時皆以為陳寅恪已離開人世,傅斯年因此高呼“殺孔祥熙以謝天下”!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西安事變真相:西安事變的“主謀”并非張學良

      1935年,曾經號稱中國最強軍隊的東北軍正處在落魄時期。熱河戰敗后,東北軍丟了東四省和河北的地盤,十幾萬大軍依靠蔣介石提供補給,一舉一動受蔣節制,境況非常凄涼。背著一個“不抵抗將軍”罵名離開東北的張學良有抗日的決心,不希望參與任何內戰。但結果卻事與愿違,不得不接受蔣介石的委派到西北“剿共”。

      來到西安的張學良,很自然地結識了時任陜西省主席、國民黨17路軍總指揮的楊虎城。只不過,張學良開始對楊虎城的態度非常傲慢,認為楊虎城草莽出身,不過就是個“老粗”。而在楊虎城眼中,張學良卻是一個可以聯合抗日的對象。

      1935年10月初,楊虎城向張學良發牢騷說“剿匪”等于“無期徒刑”,“以中央軍之數量,東北軍之精銳,皆未能消除共產黨,區區如彼之軍隊,能何為乎?”

      同年11月,當東北軍的109師被毛澤東指揮的紅軍殲滅后,張學良也向楊虎城袒露了“倦于內戰”的心情,楊虎城向張學良建議:向蔣公進言,停止內戰,團結抗日。

      1936年12月2日,張學良只身飛到洛陽,向蔣介石進言,要求停止內戰,一致抗日。雙方發生尖銳沖突。

    西安事變前的張學良(左)和楊虎城(右)

      張指責蔣“這樣專制,這樣摧殘愛國人士,和袁世凱張宗昌有什么區別”。蔣嚴厲表示:“我是革命政府,我這樣做就是革命!”“匪不剿完,決不抗日。”老蔣的頑固態度使張學良“猶如涼水澆頭”,對蔣絕望。

      回到西安后談起有關情況,張學良問楊虎城“有何高策可以停止內戰,敦促蔣公領導實行抗日之目的”。楊虎城趁此機會問張學良是否有抗日決心,如果有,可趁“蔣公來西安,余等可行挾天子以令諸侯之故事”。張學良聽后愕然,沉默未語。然而,后來西安事變基本上是按照楊虎城“武力扣蔣”的思路發動的。

      1936年12月23日到24日,張學良、楊虎城、周恩來同宋子文宋美齡達成了停止內戰、停止“剿共”、一致抗日等六項協議。24日晚,蔣介石會見了周恩來,表示以人格保證接受六項協議,并邀請周恩來到南京就國共合作直接同他談判。但是,蔣介石只同意以“領袖人格”保證。蔣介石不肯簽字,張學良卻同意放蔣,這讓主導這次“兵諫”的楊虎城深感不安,并因此與張學良爆發了一場激烈的沖突。

      據《宋子文日記》披露,12月24日當晚,張學良、楊虎城進行了交談,楊虎城反對釋放蔣介石,為此與張學良激烈爭吵。楊虎城覺得這樣放人放得不明不白,至少也得讓蔣介石簽個文件,有個書面的保障。楊說:“你發動了政變,在未獲任何保證下,而今你竟允委員長離去,他定會讓你我人頭落地。”張說:“我個人對政變負完全責任,如果我們接受他的領導,一切均會好轉,若否,則盡可開槍將他打死。對其行動方針,難道還有其他選擇?難道我們不想結束此等局面?”楊虎城不滿地離去。

      1936年12月25日下午3點左右,張學良給楊虎城打電話,通知他,自己已經決定放蔣回南京,楊虎城示意勸阻,但張學良已然不允許他再辯解了,只是說,再不走就走不了了。楊虎城措手不及,只好服從。

      在張學良親自陪同下,蔣介石乘飛機離開西安。離開西安前,張學良留下手令,把東北軍交給楊虎城指揮。沒想到這一次竟是他們二人的訣別,張學良因此永遠失去了自由,而提議“挾天子以令諸侯”的楊虎城在1949年死于國民黨特務的暗殺。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西安事變簡介及時間 西安事變是哪一年發生的?

      西安事變,又稱雙十二事變,是當時任職西北剿匪副總司令、東北軍領袖張學良和當時任職國民革命軍第十七路總指揮、西北軍領袖楊虎城于1936年12月12日,在西安發動的直接軍事監禁事件,扣留了當時任職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委員長和西北剿匪總司令的蔣介石,目的是“停止剿共,改組政府,出兵抗日”,西安事變最終以蔣介石被迫接受停止剿共一致抗日的主張,導致了第二次國共合作而和平解決。

          1936年12月12日,為了勸諫蔣介石改變“攘外必先安內”的既定國策,停止內戰,一致抗日。時任西北剿匪副總司令、東北軍領袖張學良和時任國民革命軍第十七路總指揮、西北軍領袖楊虎城在西安華清池發動兵變,扣留了時任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委員長和西北剿匪總司令的蔣中正(即蔣介石),時稱“西安兵諫”。在中共中央和周恩來同志的主導下,最終以蔣介石接受“停止內戰,一致抗日”的主張而和平解決,促成了第二次國共合作,形成全面抗戰的局面,為中華民族的抗日戰爭勝利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12月1日 毛澤東、朱德、周恩來等致書蔣介石,促其當即立斷,化敵為友,共同抗日。

      12月4日 蔣介石再赴西安,脅迫張學良、楊虎城“剿共”。

      12月7日 張學良去華清池,向蔣介石“哭諫”;8日,楊虎城去勸蔣,均無結果。

      12月10日 蔣介石召集軍事會議,決定12日發布第6次“圍剿”紅軍命令。

      12月12日 張學良、楊虎城發動西安事變;何應欽以國民政府名義褫奪張學良本兼各職,并派飛機到西安偵察。

      12月14日 張學良、楊虎城宣布撤銷“西北剿匪總司令部”,成立“抗日聯軍臨時西北軍事委員會”;日本陸軍省制訂《西安事變對策綱要》;蘇聯《真理報》發表社論,稱:“張學良部隊叛變無疑是中國親日分子的一個陰謀”。

      12月15日 中共中央以紅軍高級將領名義給南京國民黨和國民政府兩次發出通電,表明和平解決西安事變的主張。

    ...查看更多

    誰發動了西安事變 發動西安事變的根本原因是?

      西安事變的發動者以及西安事變發生的原因

      對此,學術界主要有以下三種觀點:

          1.中國社會矛盾激化說。楊拯民認為,西安事變的發生絕不僅僅是張、楊兩位將軍一時沖動下的偶然之舉,而是中國三十年代社會各種矛盾發展、激化的一必然環節。施文魁亦指出事變發生的原因是:第一,從根本上說,是日本帝國主義對我國的侵略,引起國內階級關系的新變化;第二,紅軍對東北軍的打擊,使張學良感到繼續“剿共”毫無出路;第三,蔣介石一向利用“剿共”來消滅雜牌軍,使張逐漸覺醒;第四,東北軍士兵要求打回老家去的強烈愿望影響張的轉變;第五,共產黨政策的積極影響,促使張放棄“剿共”轉向抗。

      2.國民黨內部矛盾發展說。姬天舒指出:“西安事變的發生,國民黨內部矛盾的斗爭和發展是其內在原因,它既是國民黨內部抗日派、左派同以蔣介石為首的右派、親日派相互斗爭的產物,又是國民黨陣營中‘嫡系’和‘雜牌’之間矛盾尖銳激化的結果。”馬成碧從張學良、蔣介石的政見分歧說明事變發生的必然性。張和蔣從不同的途徑走上政壇,他們以各自的方式逐步形成了兩種根本對立的政治思想。張形成的是以愛國主義為主流的政治思想體系;蔣形成的是對外投靠帝國主義,對內獨裁的政治思想體系。兩人都主張中國要統一,并力行實現,但在如何實現統一以及在對待日本帝國主義的入侵和對待中國共產黨的態度等問題上則存在分歧,當矛盾雙方的斗爭發展到事物所不能容納的極限時,為了國家和民族的根本利益,張、楊采取了兵諫的方式。

      3.抗日民族統一戰線說。楊穎奇認為中國共產黨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策略,對張、楊逐漸接受聯共抗日主張起了直接的、重要的推動作用,對張、楊采取非常方式扣蔣兵諫,逼蔣實現抗日主張,亦起了間接的、重要的推動作用。

      理由是:第一,從1935年8月到1936年4月,中共積極主動地開展統戰工作,直接推動張、楊走上聯共抗日道路;第二,從1936年5月到9月,隨著中共逼蔣抗日方針的逐步確立和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工作的更廣泛開展,中共進一步推動張、楊堅定地走上聯共抗日道路,實現了紅軍與東北軍、西北軍“三位一體”的聯合抗日局面;第三,從1936年10月至12月初,隨著蔣介石欲圖大舉“圍剿”紅軍,壓迫張、楊“剿共”的嚴重內戰行動,中共從挽救民族危機出發,有力地推動張、楊擔負起制止內戰,逼蔣抗日的重要歷史責任。隨著研究視野的逐步拓展,近來有學者開始從不同的角度來重新詮釋西安事變發生的原因,如徐林祥認為中國三十年代社會各種矛盾的發展和激化不只存在于西安,同時也存在于全國。他認為當時國民黨情報失誤是事變發生的重要原因之一。

      其表現是:第一,國民黨情報掌握失真、行動決策失誤;第二,國民黨特工組織混亂、應變指揮失靈;第三,國民黨秘密電訊中斷、通訊聯絡受阻。王杉以現代化為視角,認為事變是在現代化的眾多因素的合力作用下發生的,是中國人關注中國命運的產物,是近代以來中國人追求民主政治的又一次嘗試。她指出近代中國人由“傳統人”向“現代人”的轉變,民族主義意識由傳統走向現代,以及政治生活中一定程度的民主化,是事變得以發生的前提條件。李云峰則從文化層面著眼,指出張、楊進步統一觀的形成,顯然是受到了中國共產黨人和愛國進步人士的影響,從這個角度來說,他們在深受傳統文化影響之外,西方文化傳統與蘇化傳統的潛移默化功不可沒,他們的統一觀與蔣介石以傳統文化消極部分為主要基礎構成的統一觀相比較,其進步性不言自明。兩種統一觀的互相對立、沖突,發展到正常手段不能解決時,便有了異乎尋常的西安事變的爆發。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西安事變的事件經過 西安事變是如何爆發的?

          歷史回放——西安事變進行中(事件經過)

      12月11日晚間,張學良楊虎城分別召見東北軍和十七路軍高級將領,宣布第二天清晨進行兵諫的命令。

      12月12日晨5時,張學良、楊虎城發動兵諫,東北軍到臨潼的華清池捉蔣,蔣從臥室窗戶跳出,摔傷后背,躲在一塊大石頭后面,被發現活捉,十七路軍還扣留了在西安的陳誠、邵力子、蔣鼎文、陳調元、衛立煌、朱紹良等國民黨軍政要員,邵元沖等人遇難。西安事變爆發。

      當天,張學良、楊虎城向全國發出了關于救國八項主張的通電。

      十二月十二日晚間,宋美齡在上海初聞西安發生事變之際,就想到澳籍友人端納是生于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州斯峪的記者,他一生的事業在中國,曾贊助過中國的辛亥革命,后來又成為北京北洋政府的客卿﹔曾為張作霖父子的謀士,與張學良交往密切,也是蔣中正的好友。蔣夫人請端納到寓所,與孔祥熙共商,端納對于西安一行,認為義不容辭,當晚,即隨同宋美齡乘夜車前往南京。

      12月13日晨八點,宋美齡致電張學良,告知端納擬飛西安,端納亦同時電告張學良。

      12月16日,國民政府勸誡張學良投降無效后,中國各界函電交馳,要求討伐,遂由政治委員會決議派何應欽為討逆軍總司令,劉峙為討逆軍東路集團軍總司令,顧祝同為西路集團軍總司令,分別集結兵力,由東西雙方同時向西安進行壓迫。空軍隨即展開轟炸西安近鄰城市,并逐漸轉向西安。張學良乃允許拘扣的蔣鼎文先返回洛陽,請國軍方面暫停軍事行動,避免沖突升級。

      12月17日,原執意殺蔣中正的中國共產黨,得到斯大林指示:堅決要求釋放蔣中正。同時蘇聯消息報、真理報也公開支持蔣中正。經過內部爭辯后,中共最后決定服從斯大林的指示,中國共產黨遂派周恩來到西安參與西安事變的協商。

    ...查看更多

    九一八事變簡介 九一八事變后的中國政局變動

          1931年9月18日“九一八事變”爆發,導致日本走上全面侵華的道路,為抗日戰爭的全面爆發埋下了導火索。中國東北三省全部被日本關東軍占領,并利用投靠日本的前清廢帝溥儀在東北建立了滿洲國傀儡政權,實行了14年之久的殖民統治,使東北同胞飽受亡國奴的痛苦滋味,因此被中國民眾視為國恥。這場戰爭經歷了5個多小時的戰斗,日軍占領了沈陽城。隨后的短短4個多月內,相當于日本國土3.5倍的中國東北全部淪陷,3000多萬東北百姓成了亡國奴。當時南京國民政府試圖求助于外國勢力,可為何只招來一雙雙白眼?

        九一八事變

      1931年9月18日,日本關東軍發動了九一八事變,張學良蔣介石之命撤出了東北,退入山海關內。1933年1月1日,榆關抗戰爆發。同年1月3日,山海關失守。1933年2月21日,熱河抗戰爆發。同年3月4日,承德失守,熱河抗戰失敗。張學良引咎辭職,出國考察。

      共產黨中央紅軍抵達陜北

      1935年秋,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中國工農紅軍,經過被毛澤東命名為兩萬五千里長征的轉移,抵達陜北。

      東北軍剿共遭遇失敗

      1935年9月20日,蔣介石在西安設立西北剿匪總司令部,自任總司令,任命張學良為副司令,調東北軍入陜甘剿共。1935年10月1日,東北軍在勞山戰役中,王以哲的67軍110師2個團和師部被殲,師長何立中戰死,團長裴煥彩被俘。1935年10月29日,東北軍在榆林橋戰役中,107師和619團全部被殲,團長高福源和不少士兵被俘。1935年11月22日,東北軍在直羅鎮戰役中,109師被殲,師長牛元峰戰死,沈克的106師的一個團被殲。1931年,張學良儼然一個東北王,九一八事變后被全國人民稱為“不抵抗將軍”。在紅軍西撤的時候,張學良的部隊被調去剿匪,由于任務執行不利張學良部隊的番號被蔣介石撤掉,導致兩人之間的嫌隙。

    ...查看更多

    西安事變的歷史意義 西安事變的結果及影響是?

          導讀:西安事變,又稱雙十二事變,是當時任職西北剿匪副總司令、東北軍領袖張學良和當時任職國民革命軍第十七路總指揮、西北軍領袖楊虎城于1936年12月12日,在西安發動的直接軍事監禁事件,扣留了當時任職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委員長和西北剿匪總司令的蔣中正(即蔣介石),目的是“停止剿共,改組政府,出兵抗日”,西安事變最終以蔣中正被迫接受停止剿共一致抗日的主張,導致了第二次國共合作而和平解決。

      西安事變的結果

      25日,張學良在沒有告知周恩來的情況下,陪同蔣介石回南京。蔣介石一到南京,立即扣留張學良,并調集部隊,重新進逼西安。消息傳出,西安出現動蕩不安的情勢。1937年2月2日,東北軍中主張聯共抗日、和平解決事變的王以哲被一部分主張用武力營救張學良的青年軍官殺害,內戰危險重又出現。

      事后,張學良送蔣到南京,抵南京后被軍事法庭審判有期徒刑十年,蔣中正認為自己未能對己身安全預作防衛,引以自咎,隨后特赦,張本人并未服刑,而是被長期軟禁,由于抗戰期間國軍不斷失去領地,張學良被軟禁地點也經常變遷,其被軟禁的設施環境也隨之變化。楊虎城被送到國外后,秘密潛回香港打算參與抗日,但被國民黨逮捕,并于1949年,楊虎城及其子女、衛士、秘書一共8人在戴公祠被軍統局人員殺害。

      中共在西安事變后樂觀認為:“目前只要三方面團結,真正的硬一下,使中央軍不敢猛進,有可能釋放張學良,完成西北半獨立之局面。”最終在蘇俄強力介入下,中共停止了顛覆中國的行動,與國民政府展開合作。

      蔣中正脫險后,認為“內亂癥結仍在共黨”,決心不準張學良再回西北,并從行政上取消三位一體的依據,1937年1月5日,以顧祝同、孫蔚如等取代張學良、楊虎城。東北軍將領則同意中央題案調往豫、皖兩省,三位一體宣告解體。淞滬會戰之增援部隊多受到內亂剿共牽制,渡江困難、步行途中,而無法限期支援上海,錯失時機。

      共約八百至一千人遇害。邵元沖及侍衛長蔣孝先、秘書蕭乃華、憲兵團長楊震亞、綏署軍需處長王式輝、參議楊陟岡、衛士隊長高鳯梧、監印官柳長庚、副官蔣國卿、特務周元之、公安局保安隊長劉惠祥、騎兵團長蔡仲及市民等。

      西安事變后停止了攘外安內政策,迫使國民政府進行國共第二次合作,建立了蘇聯所期望的抗日統一戰線。變后中國共產黨獲得了休整的機會。

    ...查看更多

    結語

    西安事變是中國抗日戰爭史上的“分水嶺”,它促成了第二次國共合作,由此拉開了中國從長期內戰到全民族抗擊日本侵略的序幕。77年前西安事變的發生,使得古城西安一夕之間成為各方勢力角逐的修羅場。事變之后,有人說這是武將擁兵叛亂,有人說這是愛國將領的被逼“兵諫”。看的見的刀光劍影和看不見的暗流涌動爭相上演。77年過去,我們是否已經看到了所有的真相?

    相關新聞閱讀
    河北11选5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