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v id="eak5g"></div>
    <dl id="eak5g"></dl>
    <li id="eak5g"><ins id="eak5g"><thead id="eak5g"></thead></ins></li>
  • <dl id="eak5g"><ins id="eak5g"></ins></dl>
    <dl id="eak5g"><ins id="eak5g"></ins></dl><div id="eak5g"></div>
    <div id="eak5g"><tr id="eak5g"><object id="eak5g"></object></tr></div>
    "

    江浙戰爭

    "

      江浙戰爭,又稱齊盧戰爭、甲子兵災,是1924年中華民國江蘇督軍齊燮元與浙江督軍盧永祥之間進行的戰爭。這場戰爭實際上是直系軍閥與反直系軍閥勢力之間的一次重大較量,也是第二次直奉戰爭的導火索。

    江浙戰爭

    江浙戰爭——江浙督軍齊燮元和盧永祥之間進行的戰爭

    民國時期不為人知的“江浙戰爭” 齊燮元盧永祥兩大軍閥在上海干的那些事

      民國13年(1924年),直系軍閥江蘇督軍齊燮元與皖系軍閥浙江督軍盧永祥為爭奪上海,兵刃相見,史稱江浙戰爭或齊盧戰爭。是年8月,齊燮元聯絡皖、鄂、豫各路軍閥組成聯軍,集重兵于昆山,意取上海。盧永祥即遣陳樂山率第四、十師進駐南翔、黃渡、安亭一線;楊化昭、臧致平率部進駐縣城至瀏河一線。楊、臧設司令部于縣城秋霞圃屏山堂。

    blob.png

      1924年9月3日拂曉前,聯軍分兵進取嘉定城和瀏河鎮。4日,安亭、黃渡一線終日交戰。朱家橋、六里橋西亦燃起戰火。5日,聯軍開至陸渡橋。10日,聯軍以重兵由安亭左翼抄襲黃渡,被盧軍擊退。嗣后,連日陰雨,雙方各守陣地,一度攻至西門外高僧橋的聯軍,撤至外岡、葛隆。未幾,黃渡、縣城一線戰事又趨激烈。聯軍10余營包圍盧軍8個營于縣城內,并時有接火。9月中旬,福建軍閥孫傳芳乘機進入浙江。盧背腹受敵。于18日發表“移滬督師”通電,離開杭州至上海龍華。23日晚盧永祥至南翔,遣陳樂山率部增援城內盧軍,25日,齊燮元至安亭督戰。雙方各派飛機窺視對方陣地。安亭、黃渡一線晝夜炮戰。1924年10月初,孫傳芳占領杭州,長驅直入,逼近上海。盧永祥的警備處長夏超倒戈,齊燮元乘機全線進攻。1924年10月13日晨,盧永祥迫于形勢通電下野。15日晨,盧軍豎白旗,戰爭始告結束。

      齊盧戰爭歷時40余天,禍及全境,給嘉定人民帶來了巨大的災難。全縣死難約4000人,流離失所者10萬余人,毀房2082間,大牲畜死亡1335頭(只),經濟損失66.60萬余元。

    blob.png

      黃渡地區為兩軍爭奪的焦點,交火最早,相持最久,戰禍最烈。據黃渡同鄉會1924年10月22日請齊韓速撤軍隊電謂:“戰事告終,殘棉萎地,已無余望。禾稻成熟,尚可收獲,而乃軍隊橫行,迄未歸伍。幫匪附和,四出搜掠,門窗桌椅,瓶樽針剪,油米雜糧,鄉村農具,無物不載,連檣西駛,甚至按戶索餉,綁票勒索,不遂其欲,縱火焚屋。攔路搜索,雖一衣一履,亦遭剝奪。邁婦紡女,橫被行強,滅絕人道。”據里人章圭瑑撰《黃渡甲子歷劫記》載:“交戰第三日起,槍炮聲始稀,搶掠風始熾。其初挨戶打門……既入住宅,即翻箱倒柜。最要袁洋鈔票、金銀首飾、綢緞衣服。其次家用物件,銅錫器皿,亦被搜一空……入富戶,掘地以取藏金。”1924年9月16日,盧軍撤走,聯軍如潮而至,“在吳淞江中停泊巢湖船數十百艘,首尾銜接,拖以小輪。將全鎮門窗、臺凳、床帳、櫥箱,以及米麥雜糧盡行裝載而去”。全鎮“竟無不敗之屋,不毀之室”,共焚毀房屋458間。

      安亭鎮一直為聯軍所盤踞。鎮上即使一家茅棚,兵士、土匪必光顧若干次。第一次入宅,索現洋、珠寶;第二次來者,索各種細軟貴件;第三次來者,索一切應用衣服用品;第四次來者,雖鐘瓶盆盂,亦攜之而去;第五次來者,連花架木器亦肩扛而行;第六次來者,屋中已無所有,則遍撬天花板、地板、掘覓階石,惟恐難民將珍貴物品密藏其中。兵士槍得各種首飾珠寶,套藏手臂或衣囊之中,鈔票等物則置于裹腿布內,若所劫之物多得無處藏身,則脫棄軍服,拋掉槍支,披上難民衣裳,逃之夭夭。其所棄軍服、槍支為地區流氓所得,則戎裝搶劫。鎮西北計家宅村民蔣小四,家有老母寡嫂妻兒五六人。戰事發生,蔣意欲攜妻母逃避他鄉。其母見田中棉花盛開,不忍舍棄,留寡嫂與之死守在家。蔣摯妻帶兒逃至上海。迨及回家,見草房洞開,老母不知去向,寡嫂已被散兵奸斃榻上,周身赤露,尸首腐爛不堪。

      南翔鎮并非戰地,但軍隊過境奸淫燒殺,受災同樣慘重。1924年10月14日,蘇、皖、鄂、豫各路軍隊蜂擁而至,先搶劫富戶大店,連鎮上商團、保衛團及警察第一分所之圖記、文件一并搶去。夜間放火,南街轎子灣一帶首當其沖。繼后寺前街、上岸、下岸、走馬塘、慈善街連燒四晝夜。劫掠焚毀大小商店63家,累計毀房500余幢。聯軍拘集大小船只數百,將搶來之物滿載西去。

      1924年10月22日,鎮上紅十字會收容鄉間難民6000余人,24日達8000人。大批難民逃滬,露宿街頭。

    blob.png

      嘉定城內自戰事發生起,店鋪停業十居八九。盧軍結伙打劫,西門被槍者十分之九。9月13日盧軍臨撤放火,自早晨4時燒到晚7時方熄。當天,聯軍2萬余眾進駐。入夜,士兵結隊先在一處放火,然后往各店打門喚人救火,待人開門往救,即入內搶劫,謂之聲東擊西。

      方泰前后駐軍逾八九萬人,數十名婦女橫遭強奸,其中有13歲之少女和產婦。東市一50歲顧姓老婦,因不遂所愿,竟被勒死。

      陸渡、庵橋、唐行三鄉亦深受戰害。據縣議會議員侯兆熙致督省為災民請賑電謂:“居民逃避,猝不及防,有遺棄嬰孩而臨河涉水者,有單衣外逃伏田溝二三夜者,有誤中流彈斃命不及收殮者。三鄉農民栽植之棉,聽其零落。衣服首飾,箱柜財物臥具,搶劫無遺。尤甚者,地板擱板,方磚屋瓦,盡被搗毀,搜掘一空,瘡痍滿目,閭里為墟。統計三鄉損失,何止百余萬元。現在兵匪絕跡,難民回里,無衣無食。號寒啼饑者,遍地皆是……”

    blob.png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江浙戰爭簡介 江浙戰爭爆發的原因是什么

      江浙戰爭,又稱齊盧戰爭、甲子兵災,是1924年中華民國江蘇督軍齊燮元與浙江督軍盧永祥之間進行的戰爭。這場戰爭實際上是直系軍閥與反直系軍閥勢力之間的一次重大較量,也是第二次直奉戰爭的導火索。

      1916年6月,袁世凱在全國人民的一致反對聲中憂憤而死。袁死后,其親手創建的北洋軍閥逐漸分裂為以馮國璋為首的直系軍閥、以段祺瑞為首的皖系軍閥和以張作霖為首的奉系軍閥。1919年12月,馮國璋病故后,曹錕吳佩孚當上了直系軍閥的新首領。1920年7月,曹、吳以反對段皖擅動干戈荼毒百姓、私訂密約賣國求榮為名,聯合奉系軍閥發動了直皖戰爭,將段祺瑞趕下了臺。

    blob.png

      直皖戰爭后,皖系軍閥隨著段祺瑞的倒臺而分崩離析,一部分下野,另一部分改投了直系軍閥,只剩浙江督軍盧永祥與淞滬護軍使何豐林替皖系軍閥保住浙滬兩塊地盤。

      上海為我國第一大商埠,人口密集,工商業發達,財稅收入也十分可觀,“每月光鴉片收入就能養活三師人”的兵力,令各界矚目。民國成立后,北洋政府在江蘇職官中特設上海鎮守使管理上海。1915年11月,上海鎮守使鄭汝成遇刺身亡后,北洋政府將上海鎮守使改為淞滬護軍使。何豐林上任后,惟盧永祥之命是從,浙、滬結成緊密的聯盟,浙盧繼續獨霸上海的財政收入,這就與盤踞江蘇的直系軍閥產生了嚴重的對立。

      直皖戰爭中,段祺瑞曾命令盧永祥出兵直搗直系軍閥李純盤踞的江蘇。因盧深恐由此而失去對上海的控制權,不愿輕戰端,江浙雙方才得以避免戰爭。直皖戰爭結束后,江浙雙方又因對上海的控制權險些刀兵相見,后受到國內外的雙重壓力,方平息下來。

      1920年10月,蘇皖贛巡閱使兼江蘇督軍的李純暴死于任上,齊燮元繼任江蘇督軍。 齊燮[xiè]元擔任江蘇督軍后,繼承李純的衣缽,一心想將上海攫為己有,聲稱:“上海是我們江蘇的一部分,一定要奪回。”而盧永祥則視上海為自己的經濟生命線,堅決不肯放手,遂反擊道:“上海是浙江的門戶,一定要保持。”由此,蘇齊與浙盧一戰,勢已難免。

      1922年4月,曾在直皖戰爭中并肩作戰的直、奉兩系軍閥因爭奪對北京政府的獨立控制權大起刀兵,爆發了第一次直奉戰爭。曹錕、吳佩孚攻擊奉張親日賣國而騙取了人民的同情與支持,一舉將奉系軍閥的勢力趕到了關外,從而獨掌北京政府。 第一次直奉戰爭期間,隨著直軍的步步勝利,齊燮元亦想乘機攻占上海。只是由于形勢的不利和民眾的反對,戰火才沒有燃起。

    blob.png

      第一次直奉戰爭后,直系軍閥趾高氣揚,曹錕更是意得志滿,急欲登上總統寶座。為能早日被選為大總統,一方面指使手下趕走了黎元洪,一方面則不惜使用金錢收買國會議員。曹之舉措遭到了全國各界的強烈反對。盧永祥深受直系軍閥的擠壓,為爭取全國輿論的支持,于1923年6月27日率先通電,反對曹錕賄選總統。

      盧永祥的通電,得到了全國各派的積極響應,他們紛紛通電反對曹錕賄選。與此同時,各反直勢力云集滬、杭,商討聯合反直事宜,滬、杭儼然已成反直活動的中心,浙盧與蘇齊及其直系軍閥已成水火不容之勢。雙方均知戰爭已迫在眉睫,因此調兵遣將意欲一戰。江浙紳士張謇、張一麐等人深知戰爭一旦爆發,兩省人民定遭涂炭。于是他們發起組織了“江浙和平協會”,奔走于寧、杭之間,進行弭兵運動。在他們的努力下,同時亦因蘇齊與浙盧準備尚不充分,同年8月19日,江浙雙方達成“江浙和平公約”。這一公約由江蘇督軍齊燮[xiè]元、江蘇省長韓國鈞、浙江督辦盧永祥、浙江省長張載陽、淞滬護軍使何豐林簽字蓋章后發表。公約的簽定,使反直各派擬在上海召開國會、組織政府和召開各省聯席會議的活動破產,并使江浙形勢趨于緩和。

      1923年10月10日,曹錕通過賄選登上總統寶座。12日,盧永祥發表通電,不承認曹的總統地位,并聲稱與北京政府斷絕一切聯系,這就使曾為曹錕賄選籌措經費出大力氣的齊燮元與盧永祥矛盾更深,終因福建問題而觸發了江浙戰爭。

      福建地區長久以來受到各派勢力的矚目。1922年10月,皖系軍閥徐樹錚在駐軍福建延平的皖系軍閥、中央第24混成旅旅長王永泉的支持下,成立了“建國軍政制置府”。徐聯合孫中山派兵驅走了依附直系的原皖系軍閥、福建督軍李厚基,委任王永泉為福建總撫。大總統黎元洪在吳佩孚的一再催促下,于10月下旬下令討伐徐樹錚。在大軍壓境的情況下,11月初,徐離閩赴滬,建國軍政制置府隨之垮臺。王永泉見大勢已去,為求自保,轉投直系。黎在直系軍閥的脅迫下,任命長江上游警備總司令、直系軍閥后起之秀孫傳芳為福建督辦。孫采用種種手段,企圖將福建重新納入直系的勢力范圍,但因遭到地方實力派的阻撓,經營年余一無所獲。1924年3月,孫借助同屬直系的福建閩北護軍使周蔭人的大力支持終于厘定福建,將福建重新拉回到直系的懷抱。5月,北京政府一面為進圖廣東,一面也是為了酬謝周蔭人在征服福建的過程中曾出過大力,遂任命周為福建督辦,而將孫傳芳改任為閩粵邊防督辦,以圖廣東。由于廣東是孫中山與西南軍閥的地盤,孫傳芳的勢力根本進不去,而福建也容不下周、孫兩個軍閥的勢力,孫遂欲向浙江擴張勢力。

    blob.png

      盧永祥深知浙江已成為直系軍閥下一個吞并的目標,為求自保,一邊拉攏奉系軍閥與孫中山為粵援,一邊將被孫、周從福建逐出的原福建漳廈護軍使兼福建第二師師長臧致平部與福建第三師師長楊化昭部共6000余人收編。盧收編臧、楊兩部,違反了“江浙和平公約”以及與安徽、江西分別簽定的“皖浙和平公約”和“贛浙和平公約”的有關規定,即不得容留、收編“客軍”。盧之做法,為直系軍閥挑起戰爭提供了口實。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江浙戰爭的過程介紹 江浙戰爭最后的結果如何

      1924年9月3日上午10時,江浙戰爭在江蘇宜興打響了第一槍。蘇軍首先挑起了戰火。蘇軍原想一鼓作氣攻占浙江長興,不料卻遭到浙軍的頑強抵抗,進攻受阻。浙軍及其大炮埋伏在長興附近的山里,距宜興不過三十里,炮火能直接轟擊駐扎在宜興平原地區的蘇軍;而蘇軍的大炮轟擊浙軍時,因浙軍駐于山中效果不大,雙方處于膠著狀態。

    blob.png

      同日上午11時,江浙雙方又在滬寧鐵路方向交戰。上午10時,駐江蘇黃渡的蘇軍首先向浙軍開槍挑釁,但浙軍伏于工事內一槍未發。蘇軍以為浙軍怯戰,遂于11時發起攻擊。浙軍使用機槍、大炮予以還擊,擊斃蘇軍四五百人。蘇軍大懼,各部紛紛向后潰退,浙軍乘勢向安亭方面追擊。下午5時,占領安亭。

      鑒于蘇齊首先挑起江浙戰爭,9月3日,浙盧發表“出師電”,指責蘇齊“意欲破壞治安,環境陳兵,意圖一逞”,表示“所有浙滬地方以及地方人民,自不能不力籌捍衛,以竭盡軍人應有之天職,以維持地方永久之治安”。由于蘇齊是在曹錕的支持下發動江浙戰爭的,9月3日,浙盧又發表“聲討曹錕通電”。在通電中將曹形容為“神奸巨蠹”,指責曹“既逐東海于前,復驅黃陂于后”;“臨城一案,舉國引為奇恥,四鄰屢有責言……交涉結果,媚外求榮”;“竟敢作公然賄選之舉,丑聲四播,國民蒙羞。”通電最后表示“永祥等分屬軍人,責在衛國……殲彼元惡,罔治脅從,為國除奸,何與致幸,為民前驅,寧計成敗”。  由于浙盧將矛頭直指曹錕,9月4日,曹下達“對浙討伐令”,聲稱:“本大總統為戢暴安民起見,實萬難聽其诪幻,徒苦吾民。盧永祥、何奉林均著褫奪官勛,并免去本兼各職,由齊燮元督率部隊,相機剿辦。”

      江浙戰爭爆發后,雙方主要在宜興、滬寧線、嘉定、瀏河、青浦五個方向展開激戰。宜興方向:戰爭爆發后,蘇軍進攻受阻,延至5日,浙軍反擊,攻至距宜興僅十余里處,蘇軍大潰,并有三營兵力嘩變。7日,浙軍進占蜀山。蘇齊急調安徽第五混成旅增援,終于擋住了浙軍。之后,雙方相持于蜀山與宜興之間。滬寧線:沉寂兩天后,至6日晚,兩軍在安亭激戰,雙方飛機亦趕來助戰,但終因勢均力敵,兩軍遂處于膠著狀態。嘉定方向:9月3日晚,蘇軍進攻嘉定西門,守軍抵擋不住,形勢岌岌可危。4日,浙軍楊化昭部6個營奉命增援。5日,雙方發生激戰。6日,蘇軍繼續猛攻,但楊部為能征慣戰之師,沉著迎戰,終將蘇軍擊退,兩軍于是在嘉定附近對峙。瀏河方向:9月4日下午,蘇軍發動攻擊,浙軍開炮予以抵御。下午5時,浙軍抵敵不住蘇軍的猛攻,退守羅店,瀏河落入蘇軍手中。是日晚8時,蘇軍乘勝進攻,浙軍急調楊化昭部主力增援才穩住了陣腳。5日凌晨3時,蘇軍派300名敢死隊沖鋒,不料陷入重圍,全軍覆沒。蘇軍見狀急忙收縮,浙軍趁機追擊,并進占瀏河。此后蘇軍援兵趕到并反攻數次,均被浙軍擊退。6日晨,浙軍發布總攻擊令,迫使蘇軍撤至原防地。青浦方向:9月5日,蘇軍由安亭兵分兩路,一路進攻距離安亭6里的泗港口,另一路進攻泗港口西南的白鶴鎮。至6日下午3時,雙方激戰于青浦北十余里的孔宅。由于浙軍的拼死抵抗,蘇軍未取得任何重大進展,之后,兩軍保持對峙態勢。總之,戰爭初期,雙方雖傾盡全力,“而兩軍始終各保防線,戰事初無進步焉”。

    blob.png

      就在江浙雙方呈現膠著狀態時,1924年9月8日形勢發生了突變。這一天,閩贛聯軍由于張國威貢獻了布防圖,輕易占領了仙霞嶺并于16日攻下江山、18日進占衢州。原來,江浙戰爭爆發后,閩孫故意沒有采取統一步驟發動進攻,而是靜觀時局的變化,試圖等到江浙雙方兩敗俱傷時再動手,以收漁人之利。當他看到江浙雙方殺得難解難分,浙軍的主力被蘇軍牽制住時,突然出兵,從側后殺入浙江。閩孫的出現,使浙盧與滬何極為恐慌,他們知道浙滬聯軍無法抵擋蘇齊與閩孫的兩面夾擊。面對此情此景,浙盧認識到浙江是保不住了,因此決定放棄浙江退保上海。他認為只要保住了上海,憑借上海的物力與財力,今后還能東山再起。為此,9月18日,浙盧攜帶大批細軟逃入上海。浙軍群龍無首,蘇軍趁勢進攻,相繼占領嘉興、長興等地。同時,蘇方海軍也密切配合陸軍,從長江炮轟駐守瀏河的浙軍,致使浙軍向瀏河以南敗退。蘇方空軍亦派出四架轟炸機連日轟炸浙軍,使浙軍銳氣大減。面對蘇方陸海空立體式進攻,浙軍大敗,紛紛逃向上海。至9月底,浙江戰火熄滅。

      北京政府在浙盧離杭赴滬后,任命孫傳芳為閩浙巡閱使兼浙江督辦,夏超為浙江省長,齊燮元兼淞滬護軍使。蘇齊、閩孫均達到各自的目的。

      占領浙江后,蘇、閩兩支大軍齊向上海殺來,并分別于1924年10月4日、8日、10日和13日相繼占領金山衛、松江、青浦、龍華,逼近上海。浙盧、滬何見大勢已去,遂于10月13日發表通電,自解兵權。當日上午,盧永祥、何奉林、臧致平、楊化昭等人逃入上海租界。浙軍余部推皖系徐樹錚為總司令,欲繼續作戰。10月15日,徐樹錚被上海租界工部局軟禁,至此,江浙戰爭以蘇勝浙敗而告終。

      戰爭影響

      江浙戰爭雖限于東南一隅,但卻產生了重大的政治影響。當時,直系軍閥獨掌北京政府,并極力推行“武力統一”政策,對各系軍閥都構成了威脅。為共抗直系 ,浙、奉、粵結成了“同盟”。奉、粵積極支持身為盟員的盧永祥,并警告曹錕、吳佩孚不要幫助齊燮元挑起戰爭。曹、吳為本系私利,決定援助蘇齊,試圖拔掉“同盟”在東南地區的根據地。不料此舉卻觸發了火藥桶,并最終導致了直系軍閥的垮臺。

      1924年9月4日,即江浙戰爭爆發的第二天,孫中山在廣州大元帥府召開會議,宣布“援浙即以存粵”,決定誓師北伐。其北伐計劃首先進攻江西,待到攻克江西后,順江而下占領安徽,以后與浙滬聯軍會師于南京,再沿津浦路北上,聯合奉軍直搗北京,推翻直系軍閥的統治。第二天,孫又發表“申討曹錕吳佩孚令”,號召廣東人民“蹈厲奮發,為民前驅,掃除軍閥,實現民治”。

      1924年9月4日,為響應浙盧反直,張作霖以“同盟”為理由,向直系軍閥宣戰,同時發表“討伐曹錕通電”,斥責曹“賄買議員,豢養牙爪,以竊大位,以禍鄰疆”,表示“作霖為國家計,為人民計,仗義誓眾,義無可辭。謹率三軍,掃除民賊”。

    blob.png

      1924年9月9日,段祺瑞亦發表“討曹通電”,指斥曹“不知國家人民為何物,禮義廉恥為何事”,“復令四省攻浙,排除異己,連累無辜,貪一己之尊榮,造彌天之罪孽,倒行至此,豈能幸存”。同時號召“海內賢豪,一時袍澤,必能當仁不讓,見義勇為,著劉琨之先鞭,放范滂之攬轡,出民水火,勿任淪胥。”

      1924年9月15日,張作霖發表致曹錕電,形似最后通牒,聲稱:“今年天災流行,饑民遍野,弟嘗進言討浙之不可,足下亦有力主和平之回答;然墨沈未干,戰令已發,同時又進兵奉天,扣留山海關列車,杜絕交通,是果何意者?足下近年為吳佩孚之傀儡,致招民怨;武力討伐之不可能,征諸蘇軍之連敗而可明。弟本擬再行遣使來前,徒以列車之交通已斷,不克入京。因此將由飛機以問足下之起居,枕戈以待最后之回答。”同時組織鎮威軍,自任總司令,統轄十七萬大軍殺進山海關。第二次直奉戰爭終因江浙戰爭而爆發了。

    blob.png

      江浙戰爭歷時40天,給江浙兩省的人民造成了巨大的災難。戰爭爆發后,戰區內的人民扶老攜幼顛沛流離,深受戰亂之苦。江蘇省農會在致國務院的電文中說:“江浙戰事,軍隊所過,村鎮為墟,人民奔走遷移,顛連失業,富而貧、貧而死者,不知凡幾,而江南戰區如宜興、昆山、嘉定、太倉、松江、青浦等縣則尤甚。”嘉定、青浦、松江、太倉同鄉會在致國務院的電文中說:“江浙發生戰禍,兩省受創彌深,就蘇論列,尤以嘉定、青浦、松江、太倉四邑為最重,或全鎮被毀,或搶劫一空,或轉徙流離,莫名慘狀。……總之工商輟業,農夫逃亡,六十年來,元氣銷亡盡矣。”瀏河兵災善后會在致內務部的呈文中說:“江浙興戎,以瀏河為戰場,相持歷四十晝夜,人民生命財產始厄炮火,復遭淫掠,加以海軍時時開炮遙擊,故房屋焚炸獨多。如學校、廟宇、商店、教會、善堂、醫院,以及長途汽車,盡遭兵劫……合市被炮火全毀之房產,計一百五十四戶,共一千五百二十九間,炮彈炸壞房屋約三千三百余間,綜計損害斷在七十七萬元以上。而屋內之財物不與焉。夫商民等罹茲戰禍,誰為為之,敦令致之。使居戶則流亡在外,無家可歸。商店乃屋宇無存,不能復業,其慘痛之情,勢難自己。”面對此等慘境,時人慨嘆道:“在這一幕大兇劇之中,江浙人民所受奸淫擄掠妻離子散家敗人亡的痛苦,豈是十年廿載所能恢復?”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為什么說江浙戰爭會是第一次直奉大戰的導火索

      1924年,江蘇督軍齊燮元與浙江督軍盧永祥爭奪地盤,爆發了戰爭,史稱“江浙戰爭”。但是兩人分別屬于皖系軍閥和直系軍閥。隨之引發的就是張作霖吳佩孚的戰爭,為什么江浙地區的一個小蝴蝶,會引發北方的風暴呢?這還要從第一次直奉大戰說起。

    blob.png

      吳佩孚

      第一次直奉大戰,奉軍七萬人六天被吳佩孚打散了五萬多,張作霖狼狽退回關外,張學良郭松齡率領兩個旅阻擊直軍攻擊,為奉軍大部隊后撤爭取時間。

    blob.png

      張作霖

      隨后就是改變奉軍格局的整軍經武,使得奉軍面貌為之一改,在加上閉關自治后王永江對奉天的治理,使得奉天財政收入節節攀升,有了再次和直軍叫板的資本。

      而當時吳佩孚操縱曹錕賄選總統,名聲大臭。而張作霖和段祺瑞孫文組成三角同盟,聯合反直,就只缺一個機會。而隨著江浙戰爭的爆發,影響了三角同盟和直系的冷戰關系,大規模戰爭一觸即發。

    blob.png

      三方聯軍勢如破竹,將直軍徹底打出了歷史舞臺,而段祺瑞也重新執政,只不過是張作霖的話語權進一步加重了。

      說到底,江浙戰爭爆發只不過是給那些大佬一個開戰的借口,使得他們的戰爭有了更好的借口,不再為爭奪地盤、經濟這些被人唾棄的理由。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結語

    江浙戰爭,不僅是控制江浙的北洋軍閥為爭權奪利而進行的一場戰爭,而且是整個直系軍閥與反直系軍閥勢力之間進行的一次重大較量,并預示著一場更大規模的戰爭即將來臨。同時,這次戰爭也使皖系軍閥自直皖戰爭以后又受到一次沉重的打擊,從此以后,皖系軍閥勢力一蹶不振,在政治與軍事方面處于無足輕重的地位。

    相關新聞閱讀
    河北11选5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