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v id="eak5g"></div>
    <dl id="eak5g"></dl>
    <li id="eak5g"><ins id="eak5g"><thead id="eak5g"></thead></ins></li>
  • <dl id="eak5g"><ins id="eak5g"></ins></dl>
    <dl id="eak5g"><ins id="eak5g"></ins></dl><div id="eak5g"></div>
    <div id="eak5g"><tr id="eak5g"><object id="eak5g"></object></tr></div>
    "

    嘉定三屠

    "

      嘉定三屠是1645年清軍攻破嘉定后,清軍將領李成棟三次下令對城中平民進行大屠殺的事件。清軍頒布剃發令,嘉定百姓拒不從命。侯峒曾帶領嘉定紳民起義反清,清吳淞總兵李成棟立即領兵五千來攻。嘉定城城破,李成棟下令屠城,大屠殺持續了一天,大約有三萬多人遇害。李成棟率軍離開嘉定城。嘉定的劫難仍然沒有結束。李成棟大屠殺后的三四天,幸存者開始溜回城里。他們回城后在一個叫做朱瑛的義士領導下,重新集結起來,處死了漢奸和官吏。李家棟率清軍殺回,清軍殺得興起,嘉定又慘遭“二屠”。二十多天后,原來南明的一個名叫吳之番的將軍率余部猛攻嘉定城,周邊民眾也紛紛響應,殺得城內清兵大潰出逃。不久,李成棟整軍反撲,擊敗明軍又屠殺了近二萬剛剛到嘉定避亂的民眾,血流成渠,是為著名的“嘉定三屠”。  

    嘉定三屠

    嘉定三屠——因為剃發令引發的血腥屠殺

    嘉定三屠的歷史背景:清朝執行強制性的剃發令

      提到“嘉定三屠”,還需從“剃發令”說起。對于讓漢人剃頭從滿制,清王朝本是相當謹慎的。弘光朝投降,豫親王多鐸進入南京之后,曾有這樣的公告:

      剃頭一事,本朝相沿成俗。今大兵所到,剃武不剃文,剃兵不剃民,爾等毋得不道法度,自行剃之。前有無恥官先剃求見,本國已經唾罵。特示。

      然而,不久之后,這項政策卻發生了180度轉變。這里面有兩個原因:一是政局出人意料地進展迅速,江南半壁臣服,除了東南西南,滿清基本已控制了整個中原,安撫之策已達到目的;二是漢人官員的推波助瀾,一些業已歸順的官員們雖換了主子,倒也不甘寂寞,或自動剃發,以示忠心不二;或上書建議,以媚上謀取賞識。滿清感覺名正言順地推行滿制的時機已成熟,疑慮之心消除。六月,清軍再下剃發令,命令十天之內,江南人民一律剃頭,“留頭不留發,留發不留頭”。

    1243005M2-4_meitu_57.jpg

      但是,“身體發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孝之始也。”孔子孟子的儒家思想已經影響了古人兩千多年,古代漢族人哪肯實行剃發令!這必然引起大規模地反抗! 書生候峒曾、黃淳耀在嘉定(今上海嘉定)揭竿而起,反抗清朝統治。

      七月初一,兩軍會戰,當地的“鄉軍”雖集合了十幾萬人,但都是平民百姓,熙熙攘攘,擁擠堵塞,屬烏合之眾,毫無紀律,更談不到組織和戰斗力了,李成棟雖只有不足五千兵力,但均為裝備精良、訓練有素的精兵。 結果,侯黃的“鄉軍”大敗。清軍在嘉定開始了三次白色恐怖,嘉定三屠就此展開。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嘉定三屠的經過:嘉定三次屠殺是如何發生的?

      明弘光元年(1645)五月初九,清軍破南京,弘光帝南逃。三十日,縣令錢默出逃。

      六月二十四日,清朝授縣令張維熙到任。是日,明嘉定總兵吳志葵率百人,白布裹頭,晝伏東門外時家墳,晚間各持火把逼近縣城,揚言捉拿張維熙,張逃之夭夭。二十七日,吳志葵再臨縣城,士民夾道迎接復明之師。

      閏六月初七,明降將李成棟部騎兵路過境內新涇橋,大肆奸淫婦女,致死7名。初八,李成棟親率兵船百艘、馬步兵2000余名停泊縣城東關,大肆奸掠。初九,李率兵去吳淞,留偏裨將梁得勝等300名守護兵船。

      十二日,清軍下剃發令,群情激憤,遠近鄉兵,競相圍攻李成棟船隊。船只及所掠財物悉數焚毀,斬殺清官兵84名。

      十五日,李成棟去太倉求援,行至羅店又被鄉兵追殺,傷亡慘重。于是,李成棟瘋狂縱兵報復,濫殺無辜。

      十七日,明都察院觀政、進士黃淳耀及弟淵耀,與前左通政侯峒曾及子元(玄)演、元(玄)潔倡議守城。

    5_2012032111003418Pi8_meitu_60.jpg

      十八日黎明,李成棟率兵攻羅店,支洪、陸文煥率鄉兵抵御。李暗遣精兵東渡練祁,西渡荻涇,鄉兵背腹受敵,退入鎮內。時值早市,清軍入鎮屠殺。居民死難1604名。

      十九日,黃淳耀,侯峒曾集眾公議,決定劃地而守,城上高懸“嘉定恢剿義師”大旗,自制各種武器,嚴陣以待。

      二十五日,吳志葵遣游擊蔡喬率兵200余名支援嘉定,扎營城外。

      次日五更,遭李成棟伏兵襲擊,蔡喬戰死。李成棟引兵歸吳淞過新涇橋時,縱火焚屋,雞犬不留

      七月初一,各路鄉兵10萬余會集磚橋與清兵決戰。清兵分左右兩翼沖殺,鄉兵大敗,被追殺不計其數。李成棟部入婁塘鎮后屠殺1073名,并縱兵奸淫婦女,不可名狀

      初三,李成棟匯同太倉清兵攻城,日夜炮轟。

      初四五更大雨滂沱,守城士民已露立三晝夜,飲食幾絕,漸不能支。清兵趁機急攻,破東門涌入城內。侯峒曾仍坐鎮城樓,二子急呼:“事急矣,何以為計?”侯峒曾答曰:“有死而已,所恨者枉送一城百姓耳。”急令二子離去,二子走數步又還。侯峒曾怒日;“我死國事分也,祖母在,若輩應代我奉事,戀我何為?”二子慟哭而去,至孩兒橋皆被殺。侯峒曾自沉宣家池(葉池)未死,遂被清兵殺害。 東門破,城中居民紛紛奔西門逃生,而清兵截段堵殺,居民投河死者無數。 時鎮守西門的黃淳耀見大勢已無可挽回,遂與弟淵耀騎馬至早年讀書的西林庵,對僧無等曰:“大師急避,某兄弟從此辭矣!”遂索筆疾書:“遺臣黃淳耀于弘光元年七月初四日自裁于西城僧舍。嗚呼!進不能宣力皇朝,退不能潔身自隱。讀書寡益,學道無成。耿耿不滅,此心而已!異日寇氛復靖,中華士庶再見天日,論其世者,當知予心。”書罷,見弟淵耀已縊梁間,遂縊其側。 南門守將張錫眉,聞城破,偕妾投水死。身留絕命詩一首:“我生不辰,僑居茲里。路遠宗親,邈隔同氣。與城存亡,死亦為義。后之君子,不我遐棄。”另有守城將領龔用圓、龔用廣兄弟聞城破,擁抱慟哭曰;“我祖父清白自矢,已歷三世。今日茍且圖存,何面日見祖宗于地下?”語罷雙雙自溺而死。 辰時,李成棟入城下令鳴炮屠城。小街僻巷,無不窮搜。每遇一人,大呼獻寶,獻若不多,連砍三刀,物盡則殺。全城刀聲砉然,嚎叫之聲,動地驚天。懸梁者、投井者、斷肢者、血面者,被砍未死,手足猶動者不計其數。骨肉狼籍,遍地皆是。投河自溺者不下數千人。三日后,自西門至葛隆鎮,浮尸滿河,行舟無處下篙。血污浮于水面,高出數分。婦女若容貌不佳者必殺,有美色者生虜,于街坊當眾奸淫。若有不從,釘其手足。初六日,李成棟糾集民船300余艘,滿載所掠金帛、女子、牛馬豬羊駛往太倉。 嘉定被屠后,葛隆、外岡、馬陸、楊行等鎮鄉兵復聚,再議抗清,誓不反顧,并時有偷襲斬殺清兵之義舉。

      二十六日五更清兵大隊至葛隆,入鎮后肆行屠殺,流血滿地,并再屠外岡鎮。

      二十七日,浦嶠、浦嶂率兵再屠嘉定,逢人便殺,不分老幼,所劫財物盡載太倉。

      自閏六月初,嘉定人民自發起義抗清,兩個月內,大小戰斗十余次,民眾犧牲2萬余,史稱“嘉定三屠”。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嘉定三屠的歷史遺跡:嘉定原址上有哪些紀念場所

      經過李成棟的三次屠殺令,嘉定反清運動基本平息下來。關于死亡人數有不同說法,一般認為總共在5至20萬人之間。朱子素《嘉定乙酉紀事》稱:“以予目擊冤酷,不忍無記,事非灼見,不敢增飾一語,間涉風聞,亦必尋訪故舊,眾口相符,然后筆之于簡。后有吊古之士,哭冤魂于凄風慘月之下者,庶幾得以考信也夫。”

      剃發令對當時的漢人而言,心理上是難以承受的。“身體發膚受之父母,不可損傷”,這是千年以來形成的倫理觀,也是一種根深蒂固的思維方式。剃發不僅有違傳統,也被視為侮辱。因此這項政策不僅遭到了傳統知識分子抵制,也激怒了下層民眾。

    61c1e66e4931d23da546d&690.jpg

      在嘉定至今還能看到多處紀念侯峒曾和黃淳耀的遺跡。嘉定城西有侯黃橋,匯龍潭公園有侯黃先生紀念碑,上海大學嘉定校區的西林寺舊地址有吳玉章題寫的“陶庵留碧”碑,碑背鐫刻著吳玉章的七律詩:“長虹碧血氣沖天,愛國英雄繼千萬,且喜紀元新世界,翻天覆地換人間。”在方泰有兩黃先生的墓地。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嘉定三屠的歷史記載:史書上是如何記錄這件事?

      侯峒曾,字豫瞻。原任南明弘光朝通政司左通政,南京淪陷后,避難于老家嘉定。黃淳耀,字蘊生。乃崇禎年間進士,與其弟黃淵耀均世居于嘉定城。在侯峒曾和黃氏兄弟的指揮下,城中民眾不分男女老幼,紛紛投入了抗滿行列。為鼓舞士氣,侯峒曾下令在嘉定城樓上懸掛一面“嘉定恢剿義師”的大旗。同時在城樓上“集眾公議”,決定“劃地分守”嘉定城:由南明諸生張錫眉率眾守南門,秀水縣教師龔用圓佐之;南明國子監太學生朱長祚守北門,鄉紳唐咨佐之;黃淳耀兄弟守西門;侯峒曾親自守東門,諸生龔孫炫佐之。此外,由諸生馬元調(時年七十歲)與唐昌全,夏云蛟等負責后勤供給。

      集議已定,各頭領率眾在城上日夜巡邏。“嘉人士爭相執刃以從,人情頗覺鼓舞。”為阻止滿洲軍進犯,侯峒曾又下令將城外各橋毀壞,“東,北二門俱用大石壘斷街路,西,南二門用圓木亂石橫塞道途。”天亮時分,兇殘的清軍擊敗了城外各村鎮的鄉兵后,便將嘉定城四面包圍。隨即李成棟下令,集中火炮齊轟東,西二門。“清兵攻城甚急,多縛軟梯至城下,城上磚石如雨。”守城民眾雖“亡失甚眾”,但仍頑強不屈。若有某斷城墻被炮火轟塌,城內民眾便及時用木料和充土布袋堵塞之。“守城者若有傷亡,乃立即補充。”或曰:中國有兩個社會,上浮夸而下粗撲;上游戲而下獻身。誠信斯言哉!黃昏時分,突然暴雨如注,狂風驟起。守城民眾仍毫不畏懼,冒雨抵抗。是時,因“城中遂不能張燈,(李)成棟令兵丁潛伏城下之穴城,而守者弗覺也。”(文秉《甲乙事案》)翌日破曉時分,暴風驟雨仍然不止。時城上民眾已連續守城三晝夜,遍體淋濕,加之飲食已絕,故人人身疲力竭。李成棟遂令士兵“置燈于地穴中,炮發震城。”火炮聲“終日震撼,地裂天崩,炮硝鉛屑落城中屋上,簌簌如雨,嬰兒婦女,狼奔鼠竄。”(朱子素《嘉定屠城略》)

      在這腥風血雨之中,災難終于降臨。隨著城墻一隅在炮聲中轟然倒塌,清軍乘機登城,蜂擁而入。清兵“悉從屋上奔馳,通行無阻。城內難民因街上磚石阻塞,不得逃生,皆紛紛投河死,水為之不流。”此刻,侯峒曾正在東門城樓上。城陷,“士卒皆曰:‘吾曾受公厚恩,尚可衛公出走。’峒曾曰:‘與城存亡,義也。’及下城拜家廟,赴水死之。其長子玄演,次子玄潔身處數十刀,亦死之。”城陷之時,黃淳耀黃淵耀兄弟急趨城內一僧舍。“淳耀問其從者曰:‘侯公若何?’曰:‘死矣!’曰:‘吾與侯公同事,義不獨生。’乃書壁云:‘讀書寡益,學道無成,進不得宜力王朝,退不得潔身遠引,耿耿不沒,此心而已。大明遺臣黃淳耀自裁于城西僧舍。’其弟淵耀曰:‘兄為王臣宜死,然弟亦不愿為北虜之民也。’淳耀縊于東,淵耀縊于西。”(黃宗曦《弘光實錄鈔》)又據史載;諸生張錫眉解帶縊于南門城樓上,死前作絕命詞,大書褲上云:“我生不辰,與城存亡,死亦為義!”教師龔用圓赴水死,二子從之。諸生馬元調,唐昌全,夏云蛟,婁復聞,城破亦死之。又有黃某,與清軍巷戰中“手揮鐵簡,前后殺數百人,后中失而死。”

    14fc67d23d71fe3fc717755f_meitu_63.jpg

      這些“志士仁人”之死,從歷史上看,固然是其儒家“仁義”觀念的根本追求所致。但從民族興亡的高度看,這為民族生存而死之大丈夫精神,不也成為漢民族精神的組成部分嗎?當屠城令下達之時,清兵“家至戶到,小街僻巷,無不窮搜,亂草叢棘,必用長槍亂攪。”“市民之中,懸梁者,投井者,投河者,血面者,斷肢者,被砍未死手足猶動者,骨肉狼籍。”若見年輕美色女子,遂“日晝街坊當眾奸淫。”有不從者,“用長釘釘其兩手于板,仍逼淫之。”(朱子素《嘉定屠城略》)血腥屠殺之后,清兵便四出掠奪財物。史載:如遇市民,遂大呼獻財寶,“惡取腰纏奉之,意滿方釋。”所獻不多者,則砍三刀而去。是時,“刀聲割然,遍于遠近。乞命之聲,嘈雜如市。”更有甚者,屠城罪魁李成棟,竟用三百只大船運走了他掠奪的金帛女子。在此劫難中,不乏為虎作倀者。又史載:清軍如北門,“乃奸民導敵入。”至于趁火打劫者,亦不在少數。有漢奸徐元吉者,“以削發為名,日出行動,割人腹,啖人心肝,動以百計。”然而,清朝的暴行并未撲滅民眾的反抗怒火。

      七月二十四日,有江東人朱瑛者,自封游擊將軍,率兵五十余人回到嘉定城。是時,朱率部會同城內市民,將清軍驅趕城外。第二天,逃至城外的李成棟,急令萬國昌率兵增援。李本人則坐鎮城外之織女廟,指揮各路兵馬企圖第二次攻城。七月二十六日清晨,清軍乘城內民眾武裝力量尚未集結完畢,再次攻進城內。有漢奸浦嶂者,向李成棟獻計曰:“若不剿絕,后必有變。”于是,清軍第二次屠城。此時,城內許多居民尚未起,,“遂于屋中被猝然殺之。”頓時,“城內積尸成丘,惟三,四僧人撤取屋木,聚尸焚之。”在此次屠城中,浦嶂一馬當先,“大顯身手”。他甚至將好友婁某的全家斬盡殺絕。為此,嘉定城內民眾“是日逢嶂,齠齔不留。”有一郭姓市民者,曾不勝憤慨地痛斥他:“人面獸心,狗鼠不食。”人神共怒,浦嶂惟掩面鼠竄耳!從李成棟,徐元吉,浦嶂之所為我們看到,每當社會大變動之時,必然會有一部分人因社會的變動而得益。此除時勢之必然外,各階層之個體的品行德性與其地位之升降,亦有不可忽視之關系。而品行德性之淪喪,必然導致個人占有欲的極度擴張。孟子曰:“人不可以無恥,無恥之恥,無恥矣。”信夫!清朝的第二次屠城,也未能削弱民眾的反抗意志。八月二十六日,原南明總兵吳之番率余部,反攻嘉定城。城內清兵猝不及防,乃潰。城內民眾紛紛奔至吳軍前,“踴躍聽命”。然而,吳軍乃烏合之眾。清兵反撲之時,“一時潰散。”史載:吳之番“連殺數人,不能定。呼天曰:‘吾死,分也。未戰而潰,我目弗瞑矣!’挺槍欲赴東門死。”清兵擁入城內,第三次血洗嘉定城。如果說前兩次屠城,對清朝而言,多少留下一些“隱患”的話,那么這第三次屠城,他們可謂“如愿以償”。因為在這滿城的累累白骨之上,總算插上了“削發令已行”的旗幡!史載:在清軍的三次屠城中,嘉定城內民眾無一投降者,死亡者達二萬余人。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嘉定三屠簡介:剃發令下的一場大規模屠殺行動?

      嘉定三屠是1645年(南明弘光元年,清朝順治二年)清軍攻破嘉定后,清軍將領李成棟三次下令對城中平民進行大屠殺的事件。清軍頒布剃發令,嘉定百姓拒不從命。

      鄉紳侯峒曾帶領嘉定紳民起義反清,清吳淞總兵李成棟立即領兵五千來攻。嘉定城城破,李成棟下令屠城,市民之中,懸梁者,投井者,投河者,血面者,斷肢者,被砍未死手足猶動者,骨肉狼籍。 婦女們慘遭強奸。如遇抵抗,軍隊就用長釘把抵抗婦女的雙手釘在門板上,然后再肆行奸淫。大屠殺持續了一天,直到尸體堵塞了河流,大約有三萬多人遇害。

    1385438271091rfpya.jpg

      李成棟率軍離開嘉定城。但嘉定城的劫難仍然沒有結束。李成棟大屠殺后的三四天,僥幸逃脫的嘉定的幸存者開始溜回城里。他們回城后在一個叫做朱瑛的義士領導下,重新集結起來,共兩千多人。朱瑛領導著幸存者們在這座殘破的城市展開了一場反屠殺運動,處死了歸降清軍的漢奸和清軍委派的官吏。

      李成棟又領著軍士直殺入城里,把許多還在睡夢中的居民殺個精光,積尸成丘,然后放火焚尸。清軍殺得興起,嘉定又慘遭“二屠”。二十多天后,原來南明的一個名叫吳之番的將軍率余部猛攻嘉定城,周邊民眾也紛紛響應,殺得城內清兵大潰出逃。不久,李成棟整軍反撲,把吳之番數百士兵砍殺殆盡,順帶又屠殺了近二萬剛剛到嘉定避亂的民眾,血流成渠,是為著名的“嘉定三屠”。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結語

      經過李成棟的三次屠殺令,嘉定反清運動基本平息下來。關于死亡人數有不同說法,一般認為總共在5至20萬人之間。朱子素《嘉定乙酉紀事》稱:“以予目擊冤酷,不忍無記,事非灼見,不敢增飾一語,間涉風聞,亦必尋訪故舊,眾口相符,然后筆之于簡。后有吊古之士,哭冤魂于凄風慘月之下者,庶幾得以考信也夫。”

    相關新聞閱讀
    河北11选5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