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v id="eak5g"></div>
    <dl id="eak5g"></dl>
    <li id="eak5g"><ins id="eak5g"><thead id="eak5g"></thead></ins></li>
  • <dl id="eak5g"><ins id="eak5g"></ins></dl>
    <dl id="eak5g"><ins id="eak5g"></ins></dl><div id="eak5g"></div>
    <div id="eak5g"><tr id="eak5g"><object id="eak5g"></object></tr></div>
    艾薩克·阿西莫夫有著哪些趣聞軼事?他和星際之父怎么認識的

      恐高癥

      阿西莫夫自稱患有“恐高癥”(盡管他家住三十三層樓的最高層),平生只乘過兩回飛機:一次是他在海軍航空兵實驗室工作的時候,這位化學家從事制造“標識染料”的研究,當這種染料在海面擴散時能夠迅速形成鮮明的顏色,便于飛機尋找落水的戰聽。為了檢杳“標識染料’’的效果,他不得不乘坐一架雙引擎小飛機從海面上掠過;還有一回則是他乘坐軍艦來到夏威夷之后,返回舊金山時,他向部隊申請了“海上交通工具”的票子。他以為這“海上交通工具”必定是輪船,不料卻是客機,不得不又一次乘坐飛機。從此之后,他堅決與飛機“拜拜”。由于不乘飛機,也就大大限制了他的活動范圍。他不僅從未出國,而且絕大部分時間是在小小的書房里度過。

    image.png

      社交

      阿西莫夫和《星際旅行》之父吉恩·羅登伯里的友誼為許多科幻愛好者稱道,實際上二人卻是“不打不相識”。上世紀60年代《星際旅行》開播時,阿西莫夫撰文批評《星際旅行》科學正確性,羅登伯里十分恭敬地回信說,要在一個周播節目上要求事事正確是有困難的。阿西莫夫后來改口,說盡管《星際旅行》在科學上有問題,但是無損于它是一部概念新穎、有內容的科幻電視劇。兩人就此交上朋友,后來阿西莫夫甚至為部分《星際旅行》系列電視劇擔任顧問。

      作為好朋友兼競爭對手的阿西莫夫和阿瑟·克拉克經常互相打趣。有一次,一家報紙報道說:剛剛發生的飛機墜毀事故大約有一半乘客得以幸存,其中有一名幸存者在出了故障的飛機試圖著陸的危險時刻,仍在不動聲色地閱讀克拉克的科幻小說。據阿西莫夫說,克拉克“按照他的風格,馬上就把那篇文章復印了500萬份,給他認識或是聽說過的人每人送一份。”他還在寄給阿西莫夫的那份復印件上寫道:“真遺憾,他沒有閱讀你的小說。要不,他就可以在睡夢中度過整個災難的煎熬了。”阿西莫夫很快就給克拉克回了一封信:“正相反,他看你的小說是因為,萬一飛機真的墜毀了,死亡便是一種最好的解脫。”

    image.png

      寫作數量

      阿西莫夫對著書數量的狂熱追求,被看作是他非常奇怪的性格特點,而且在他生前就頗為引人注目,同時也使他聲名遠揚。他的驚人的著書量甚至還被寫入了一部科幻作品中。這部名為《效仿》的小說有一段對話這樣挖苦阿西莫夫道:“‘你看過阿西莫夫早期創作的親猶太人詩作嗎?《猶太人被放逐前》,就是他在2000多年前寫的那部作品?’‘我只聽說過那個指導編撰了《阿西莫夫的銀河百科全書》的阿西莫夫,這個書名也太狂妄了……什么?所有的5000冊都是他寫的?’‘是的,他是個工作狂。這可憐的家伙,沒有別的事干。’”

      阿西莫夫曾說:“我不為別的,只為寫作而活著。”當有人問起阿西莫夫的創作量時,他總是聲稱自己是“不得不”寫。他說,寫作是一種動力,如果他離開打字時間稍長,就會犯癮。阿西莫夫曾說:“我寫作的原因,如同呼吸一樣;因為如果不這樣做,我就會死去。”

    image.png

      不過,阿西莫夫付出的代價也不小。長年累月地坐在打字機前對身體自然不利,而且連正常的天倫之樂也難得享受。他第一次婚姻的破裂,也多少與此相關。1969年,他在自己的第100本書《作品第100》的引言中寫道:“給一位寫作成癮的作家當老婆,這種命運比死還悲慘。因為你的丈夫雖然身在家中,卻經常魂不守舍。再沒有比這種結合更悲慘的了。”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推薦中…

    24小時熱文

    換一換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戰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點擊排行
    • 圖庫排行
    • 專題排行

    精彩推薦

    圖說世界

    換一換
    河北11选5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