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v id="eak5g"></div>
    <dl id="eak5g"></dl>
    <li id="eak5g"><ins id="eak5g"><thead id="eak5g"></thead></ins></li>
  • <dl id="eak5g"><ins id="eak5g"></ins></dl>
    <dl id="eak5g"><ins id="eak5g"></ins></dl><div id="eak5g"></div>
    <div id="eak5g"><tr id="eak5g"><object id="eak5g"></object></tr></div>
    一野的十次著名戰役,為新中國的誕生打下了基礎
    趣歷史 責任編輯:Cls 2018-09-14 14:32:14

      1949年2月,遵照中央軍委關于統一全軍組織和番號的決定,全軍野戰部隊整編成四大野戰軍,即第一、二、三、四野戰軍;此外,將華北軍區所屬部隊整編為第十八、第十九、第二十兵團。后來,截止到1952年,又相繼增設第二十一、第二十二、第二十三兵團。解放軍五大野戰軍的組建,是解放軍歷史上的重要里程碑。

    image.png

      第一野戰軍是由抗戰時期賀龍、關向應等領導的八路軍第一二〇師及后來的陜甘寧晉綏聯防軍主力部隊逐步發展而來的。一野組建前后,在彭德懷、張宗遜、王震、許光達、楊得志、賀炳炎、彭紹輝、周士第、廖漢生、黃新廷、郭鵬、王尚榮、余秋里、羅元發、張賢約、鄭維山、曾思玉、張達志、姚喆、韋杰、楊秀山、唐金龍、羅坤山、傅傳作等著名鐵帥虎將的指揮下,首仗取勝青化砭,再戰伏擊羊馬河,三勝蟠龍巧攻堅,爾后越戰越勇,歷經陜中戰役、扶眉戰役、隴東追擊戰、蘭州戰役、河西走廊追殲戰、寧夏戰役、解放新疆以及解放陜南、隴南等著名的大戰、血戰,為新中國的誕生立下了赫赫戰功。

    image.png

      第一野戰軍在西北戰場上的主要對手是國民黨第一戰區司令長官胡宗南的部隊。胡宗南的兵力位列蔣介石嫡系部隊之首。1947年3月,蔣介石對山東和陜北實施重點進攻時,胡宗南擁有裝備精良的4個集團軍34個旅共計25萬余人。其三大主力為整編第一師、整編第三十六師、整編第九十師,其手下的主要將領有劉戡、董釗、鐘松、羅列、嚴明、廖昂、何奇、李昆崗、劉子奇、張新、李日基等。其他對手是國民黨西北行營的青海馬步芳部和寧夏馬鴻逵部,其三大主力為整編第十八師、整編第八十一師、整編第八十二師,其主要將領有馬敦靜、馬淳靖、馬繼援、馬呈祥、盧忠良等。

      第一野戰軍涌現出的王牌軍為第一軍、第二軍、第三軍、第六軍,后起之秀為第四軍。

      西華池攻堅戰,黃新廷力拔頭籌,張賢約助攻得力

      1947年3月初,國民黨軍西安綏靖公署主任胡宗南奉蔣介石之令,對陜甘寧解放區發起重點進攻,陜甘寧野戰集團軍以一部兵力出擊隴東,拉開了西北戰場的序幕戰。3月4日,國民黨軍整編第十七師第四十八旅,在回撤彬縣繞道走到隴東小鎮西華池時,被秘密集結在此的一野黃新廷第三五八旅和張賢約新編第四旅包圍。當夜,黃新廷率部擔任主攻,經一夜激戰,打下了易守難攻的西華池,殲敵1500余人,并擊斃胡宗南“四大金剛”之一的第四十八旅旅長何奇。

    image.png

      金盆灣阻擊戰。羅元發一戰成名

      1947年3月12日,胡宗南出動幾十架飛機對解放軍設置在延安南大門的南泥灣至金盆灣一線防御陣地進行狂轟濫炸,延安保衛戰打響。13日,胡宗南以整編第一、第二十九軍所屬6個整編師共約14萬人,分別從洛川、宜川出動,從南線直攻延安。此時,羅元發率教導旅并指揮警備第七團,在東起富縣臨真鎮、金盆灣,西到牛武、茶坊一線,縱40公里,橫90公里的地帶上,以兩道防御工事,實行縱深防御。激戰了四天四夜,羅元發率部節節抗擊,有力地遲滯了敵人的進攻。接著,黃新廷第三五八旅、王尚榮獨立第一旅和張賢約新編第四旅也奉命投入戰斗,與羅元發所部一起,在第三道防線上頑強阻擊敵人。3月18日,進行了七天七夜的延安保衛戰終于結束。傍晚時分,毛澤東、周恩來等撤離延安。羅元發在金盆灣阻擊戰中英勇頑強,被贊為擠不爛、打不垮的“鐵腦殼”。

      在延安保衛戰進行到最激烈的時候,中央軍委于3月16日批準成立西北野戰兵團,撤銷陜甘寧野戰集團軍番號,由彭德懷兼西北野戰兵團司令員和政治委員,下轄第一、第二縱隊,以及教導旅和新編第四旅,共6個旅2.6萬余人。

      青化砭伏擊戰,黃新廷勇立頭功

      胡宗南在1947年3月19日占領延安后,急于尋找解放軍決戰。彭德懷決定以小部兵力與國民黨軍接觸,誘其北上安塞,以主力隱蔽集結于甘谷驛、青化砭、蟠龍地區,以待戰機。3月20日,胡宗南命令整編第二十七師第三十一旅主力由拐卯前出至青化砭,以保障其主力側翼安全。彭德懷獲悉后,遂決心乘其孤立突出之時殲滅之。23日,以郭鵬第三五九旅、頓星云獨立第四旅、黃新廷第三五八旅、張賢約新編第四旅、羅元發教導旅共5個旅,埋伏于青化砭以南延榆公路兩側,布成袋形陣地;以王尚榮獨立第一旅為預備隊。24日,敵第三十一旅主力進入設伏地區。張賢約部和黃新廷一部攔頭向敵第三十一旅先頭部隊猛烈攻擊,阻其前進;頓星云一部向惠家砭方向出擊,切斷其退路。接著,黃新廷屬下第八團一舉殲滅了占領小蒜溝以西高地的敵人。隨后,郭鵬、羅元發所部和頓星云、黃新廷部主力,以多路縱隊東西夾擊的方式,將被圍之敵截為數段。國民黨軍頓時大亂,指揮失控。經1個多小時激戰,斃傷俘敵2900余人,第三十一旅少將旅長李紀云被第三五八旅活捉。此戰是西北野戰部隊主力撤出延安后的第一個勝仗。

    image.png

      羊馬河伏擊戰,羅元發和頓星云先后擔當主攻,黃新廷打阻擊也過硬

      胡宗南發現西北野戰兵團主力的隱蔽位置后,于1947年4月上旬即以其主力整編第一、第二十九軍向蟠龍、青化砭西北地區進攻,以第一三五旅由瓦窯堡南下配合,企圖以10個旅的兵力,殲滅西北解放軍主力于蟠龍西北地區。彭德懷將計就計,決心吸引胡部主力于蟠龍西北地區,殲滅孤軍南下的第一三五旅。13日,黃新廷第三五八旅和張賢約新編第四旅一部在蟠龍、瓦窯堡大道以西,以機動防御吸引并頑強阻擊胡宗南部主力整編第一、第二十九軍共9個旅的猛攻。14日10時,自瓦窯堡南下的敵第一三五旅進入羊馬河地區,在此設伏的郭鵬第三五九旅、頓星云獨立第四旅、羅元發教導旅和張賢約新編第四旅主力旋即發起攻擊,將第一三五旅壓縮包圍于羊馬河西北高地。羅元發教導旅先擔任正面攻擊,殲敵1個團;接著,頓星云獨立第四旅也擔當主攻,又殲敵1個團。激戰至18時,全殲第一三五旅4700余人,其中俘少將代旅長麥宗禹以下2800人。

    image.png

      蟠龍攻堅戰。頓星云和王尚榮再立頭功

      蔣介石獲悉中共中央及西北解放軍主力在綏德附近,遂于1947年4月下旬命令胡宗南部由蟠龍地區北上,并令榆林國民黨軍南下,企圖聚殲中共中央機關及西北野戰兵團于葭縣(今佳縣)、吳堡地區。26日,胡宗南令整編第一、第二十九軍共9個旅向綏德疾進,僅留第一六七旅主力及地方民團守備其補給基地蟠龍。在彭德懷指揮下,以郭鵬第三五九旅一部、第三縱隊獨立第五旅偽裝主力,節節抗擊胡宗南部主力,誘其北上,待其回援不及之時,集中黃新廷第三五八旅、王尚榮獨立第一旅、頓星云獨立第四旅及張賢約新編第四旅等合力攻取蟠龍;以郭鵬第三五九旅主力配置于清澗以西,阻擊增援之敵;以羅元發教導旅配置于青化砭以北,阻擊可能由南線增援之敵。5月2日,胡宗南部進占綏德。當天半夜,西北野戰兵團1949年9月3日,彭德懷、甘泗淇在蘭州留影對蟠龍守軍發起攻擊。經激戰,張賢約部攻占玉皇峁敵警戒陣地及紙房坪東北之碉堡,黃新廷部在王尚榮一部配合下攻占蟠龍西北陣地,張賢約部攻占蟠龍東南的警戒陣地。3日拂曉,頓星云獨立第四旅擔任主攻,經兩次激戰,至4日下午奪取蟠龍外圍主陣地集玉峁高地。4日黃昏,各攻擊部隊居高臨下對蟠龍鎮發起總攻。王尚榮率領獨立第一旅一舉拿下磨盤山核心陣地。至當日午夜,解放軍攻占蟠龍,全殲守軍6700余人,俘胡宗南“四大金剛”之一的少將旅長李昆崗,繳獲大量武器、彈藥和糧食。

      沙家店圍殲戰,黃新廷、王尚榮殺敵在前,羅元發、頓星云、郭鵬、張賢約立戰功

      1947年7月31日,中央軍委決定,西北野戰兵團正式定名為西北野戰軍,彭德懷任司令員兼政治委員。8月初,晉綏軍區第三縱隊由晉入陜撥歸西北野戰軍建制。這時,西北野戰軍進入發展時期,總人數達4.5萬人。此時,我軍已轉入戰略進攻。西北野戰軍于8月6日發起榆林戰役,調動了國民黨軍胡宗南部10個旅北上增援。榆林撤圍后,西北野戰軍在8月16日除以一部兵力掩護后方機關東渡黃河外,主力集結于榆林東南、米脂縣沙家店西北地區隱蔽待機。此時,胡宗南判斷解放軍主力將東渡黃河避戰,遂令整編第二十九軍率5個旅向葭縣方向疾進;令整編第三十六師兩個旅自榆林經歸德堡南下,企圖分路合擊,消滅解放軍于葭縣西北地區。17日,劉戡部進至吉征店以南地區;整三十六師分前后兩個梯隊,向沙家店以東烏龍鋪前進。彭德懷決心以一部鉗制劉戡5個旅,以主力乘整三十六師孤軍冒進,側翼暴露,兵力分散的有利時機,將其消滅于沙家店地區。18日上午,解放軍第三縱隊及綏德軍分區兩個團,在烏龍鋪以北與敵整編三十六師前鋒第一二三旅接觸。解放軍主力在常高山附近向整三十六師主力展開攻擊。后因迂回部隊未能及時趕到,又遇大雨,殲擊未成。至19日晚,敵整三十六師前鋒和主力匯集,縮踞沙家店至常高山一帶地區。20日拂曉,解放軍主力黃新廷第三五八旅、王尚榮獨立第一旅、郭鵬第三五九旅、頓星云獨立第四旅、張賢約新編第四旅、羅元發教導旅再次發起攻擊,將整編三十六師主力和前鋒分割包圍,激戰至黃昏,全殲胡宗南最精銳的三大主力之一整編第三十六師6000余人,生俘胡宗南“四大金剛”之一的第一二三旅旅長劉子奇。

      戰后,毛澤東說:“沙家店這一仗確實打得好,對西北戰局有決定意義,最困難時期已經過去了。”

      9月中旬,西北野戰軍進行了岔口戰役,殲國民黨軍整編第一、第二十九軍各一部共4000余人。至此,解放軍打退了國民黨軍在西北的重點進攻。9月20日,由警備第一、第三旅和騎兵第六師組成西北野戰軍第四縱隊,王世泰任司令員,張仲良任政治委員。其中警備第三旅,是保衛陜甘寧邊區的骨干部隊,有八路軍第三八五旅的老底子,戰斗力強,被稱為標準的“御林軍”。第四縱隊于9月25日至lO月21日,會同第二縱隊進行黃龍戰役。之后,第二縱隊入晉南,隨后又會同晉冀魯豫軍區第八縱隊進行運城戰役。在此期間,西北野戰軍主力發起延清戰役,殲國民黨軍1.5萬余人。10月11日,由教導旅、新編第四旅組成西北野戰軍第六縱隊,羅元發任司令員,徐立清任政治委員。至此,西北野戰軍進入壯大時期,已發展到5個縱隊和1個直屬山炮營,共7.5萬人。

    image.png

      宜瓦戰役,王尚榮、黃新廷威猛殺敵,羅元發、張賢約助攻給力,郭鵬、頓星云、楊秀山長途進擊。大捷空前

      1948年2月22日Z3月3日,西北野戰軍集中5個縱隊發起宜(川)瓦(子街)戰役。24日,許光達第三縱隊和羅元發第六縱隊將國民黨軍整編第七十六師第二十四旅主力包圍在宜川。26日,胡宗南急令整編第二十九軍軍長劉戡率軍部及整編第二十七、第九十師共4個旅,于洛川、黃陵一線,沿洛(川)宜(川)公路輕裝馳援。至27日,解放軍攻城部隊占領宜川外圍各據點,并將守敵壓縮于城內;打援主力進至瓦子街地區。

      此時,彭德懷集中9個旅的兵力,在瓦子街以東的南北高地設伏,隨時殲擊劉戡所部。具體部署是:第一縱隊的王尚榮獨立第一旅、黃新廷第三五八旅斷敵后路,自西向東攻擊。第二縱隊的郭鵬第三五九旅、頓星云獨立第四旅從禹門口西渡黃河,向宜川的圪臺街集結,并從南面攻擊。兩個縱隊擔負扎“口袋”的任務,并以第一縱隊主攻。第四縱隊從北面夾擊,第三縱隊和第六縱隊主力自東向西攻擊。至29日,我小部兵力將劉戡所部誘到宜川西南的鐵龍灣預設陣地。第一縱隊王尚榮獨立第一旅從瓦子街以西向整編第九十師側背發起猛攻,攻占了瓦子街,殲整編第九十師一部。劉戡急令部隊向瓦子街以南高地收縮,企圖突圍。這時,我第二縱隊因長途奔襲,沒有及時趕到攻擊地點,第一縱隊黃新廷第三五八旅一部則及時占領瓦子街南山,封閉了劉戡部之退路。其余部隊猛擊整編第二十七師。

      3月1日上午,解放軍發動總攻,激戰至17時,全殲劉戡所部。2日晚,許光達指揮攻城部隊對宜川守軍發起總攻,至3日晨,全殲該敵,攻克宜川。至此,宜瓦戰役勝利結束,解放軍共計殲敵5個整編旅3萬余人,繳獲大批軍用物資,敵第二十九軍中將軍長劉戡自殺,斃敵整編第九十師中將師長嚴明和3名少將,俘敵4名少將。

      宜瓦戰役是西北野戰軍轉入外線作戰取得的第一個重大勝利。

      3月5日,西北野戰軍揮師南下,發起黃龍山麓戰役。4月中旬,以一部兵力圍困洛川,主力西進陜甘邊區,調動、分散敵軍,并展開西府隴東戰役。4月21日收復延安。至5月中旬,殲國民黨軍2.1萬余人,摧毀了國民黨軍在陜西寶雞的重要補給基地。

      1948年7月,以晉綏軍區第十、第十二旅,組成西北野戰軍第七縱隊。同月,以晉綏軍區第十一、第十四旅和騎兵旅組成西北野戰軍第八縱隊,姚喆任司令員。兩個縱隊組建后分別留在晉中和晉綏地區作戰。8月至11月間,西北野戰軍先后發起了澄合、荔北和冬季等3次戰役,殲滅國民黨軍5.9萬余人,牽制胡宗南部于西北戰場,有力地配合了其他戰場的戰略作戰,并擴大和鞏固了陜甘寧解放區,為之后解放整個大西北地區創造了條件。

      冬季戰役,黃新廷第一撥主攻,郭鵬、頓星云、楊秀山再度突擊,王尚榮、羅元發、張賢約輔助上陣,戰果輝煌

      1948年冬,彭德懷以第一、四縱隊組成右翼兵團,向銅川、耀縣攻擊;以第二、第三、第六縱隊組成左翼兵團,隱蔽于洛河兩側地區,準備側擊西調之敵。戰役發起之后,第一縱隊黃新廷第三五八旅擔任主攻尖刀,先后擊破康莊、將軍臺之敵。胡宗南急令其兩個軍向銅川西追,另兩個軍南撤西調增援。我第二縱隊向進至洛河西岸的石羊、坡頭一線的敵第二十四師發起攻擊,殲其一部,并將該敵壓縮至永豐鎮。這時,第三縱隊趕來,將永豐之敵包圍,肅清外圍據點之后,兩個縱隊從不同方向發起總攻,經10小時激戰,全殲敵第七十六軍,俘該軍軍長李日基。

      扶眉戰役,張達志當先鋒,黃新廷任主攻,羅元發、張賢約輔助側擊,許光達領銜大敗胡宗南

      彭德懷以“鉗馬打胡,先胡后馬”的方針,力爭在漆水河、千河之間殲滅胡宗南主力。為此,命令許光達的第二兵團擔任主攻,殲滅胡宗南的第十八兵團,由禮泉附近出發經乾縣、武功間,通過臨平鎮、法門寺迅速突進,直插青化鎮、益店鎮,占領羅局鎮,斷敵退路;周士第的第十八兵團主力附第七軍由咸陽、興平地區沿公路西進,從正面發起進攻,配合第二兵團動作。楊得志的第十九兵團附騎兵第二旅在乾縣、禮泉一線高地構筑工事,阻擊馬部,保障主攻部隊北側安全;王震的第一兵團主力由戶縣、周至沿渭河南岸西進,相機殲敵,并斷寶雞之敵南逃退路,保障主攻部隊南側安全。

      1949年7月10日戰役發起后,張達志的第四軍第十二師越過漆水河,消滅敵人一個騎兵偵察隊,解除了敵人的耳目。第四軍主力直插益店鎮東西兩側,一天一夜占領了益店鎮,打開了預定作戰地區的門戶。接著,第四軍在羅局鎮、眉縣車站殲滅了敵第六十五軍撤退的前衛團。第十師控制隴海鐵路,切斷了敵人撤往寶雞的退路。黃新廷的第三軍第九師攻占扶風城,迫使敵第一一九軍殘部向西南突圍,打亂了敵第十八兵團的陣腳。羅元發的第六軍乘勢攻占了午井鎮及其以西的高珠,與第三軍從青化鎮東西一線,向南攻擊敵人的側后,使敵人更加慌亂。12日下午,第二兵團發起總攻,大敗胡宗南。當晚,第十八、第二兵團在羅局、午井地區勝利會師。14日,第二兵團解放了岐山、鳳翔、寶雞。第一兵團主力沿長益公路及秦嶺北麓齊頭并進,殲敵一個半師。至14日,我軍共殲胡宗南部4個軍4.3萬余人,為解放蘭州創造了條件。

    image.png

      蘭州戰役,羅元發攻占營盤嶺,張達志突破狗娃山,黃新廷搶占黃河鐵橋,一野攻堅創紀錄

      1949年8月,彭德懷決心殲滅青海馬步芳部主力。其具體部署是:以第二兵團為中路軍,由通渭經定西以南直取洮沙后,再由南而北向蘭州進攻;以第十九兵團主力為右路軍,由靜寧沿西安至蘭州公路經定西向蘭州城東進攻,該兵團的曾思玉第六十四軍進至固原、海原地區阻援,鉗制馬鴻逵部;以第十八兵團主力附第七軍在寶雞天水地區,鉗制胡宗南部,保障主力側翼安全;以第一兵團附第六十二軍為左路軍,由秦安、甘谷經隴西、渭源占領臨洮,渡洮河攻占臨夏、循化,然后北渡黃河直取西寧,截斷馬步芳部撤向青海的退路。

      8月20日戰役發起后,第二、第十九兵團進至蘭州外圍。21日,攻城部隊向蘭州東山、南山等陣地發起進攻。因準備不充分,攻擊受挫,遂進行3天準備。25日拂曉,各軍再次發起攻擊,激戰竟日,經過反復沖擊,至黃昏時分,羅元發率第六軍攻占皋蘭山主峰營盤嶺,張達志率第四軍在黃新廷的第三軍配合下,占領沈家嶺、狗娃山陣地。馬步芳的守城部隊全線撤退,解放軍各攻擊部隊乘勝追擊。26日凌晨2時,第二兵團攻占蘭州西關,進入市區,羅元發率第六軍殲敵3100余人。黃新廷率第三軍在蘭州城西關搶占黃河鐵橋,切斷了馬步芳部守軍的退路,殲敵8000余人。張達志率第四軍在城內與守軍展開激烈巷戰,共殲國民黨軍1萬余人,對取得蘭州戰役的勝利起了重大作用。第十九兵團的鄭維山第六十三軍和邱蔚第六十五軍在五里鋪、崔家嶺至馬家山一線并肩作戰,從東向西猛攻,全殲東關守軍。至26日午時,第二、第十九兵團各軍肅清城內守軍,蘭州解放,馬步芳部2.7萬余人被殲,其余守軍分別向永登、西寧逃竄。蘭州戰役是西北野戰軍為解放全西北而與敵進行的一次決戰,也是西北戰場上規模最大、戰斗最激烈的一次城市攻堅戰。

      這一勝利,使西北國民黨軍主力喪失大半,推翻了馬步芳家族在青海、甘南數十年的封建統治,為西北野戰軍進軍寧夏、新疆,全部解放西北奠定了基礎。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推薦中…

    24小時熱文

    換一換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戰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點擊排行
    • 圖庫排行
    • 專題排行

    精彩推薦

    圖說世界

    換一換
    河北11选5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