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v id="eak5g"></div>
    <dl id="eak5g"></dl>
    <li id="eak5g"><ins id="eak5g"><thead id="eak5g"></thead></ins></li>
  • <dl id="eak5g"><ins id="eak5g"></ins></dl>
    <dl id="eak5g"><ins id="eak5g"></ins></dl><div id="eak5g"></div>
    <div id="eak5g"><tr id="eak5g"><object id="eak5g"></object></tr></div>
    抗日戰爭時期那么多翻譯官哪來的?
    趣歷史 責任編輯:Cls 2018-08-31 13:54:49 鄭少愚 沈崇誨 高志航

      我們看各種抗日劇就會發現,很多抗戰劇當中都會出現一類人,那就是鬼子的翻譯官,而且這個“職位”在抗戰時期還特別多。

      事實上也的確如此。比如,華北日軍的很多部隊都是以中隊、小隊為單位分散駐扎在各個鄉鎮和炮樓。從理論上來說,日軍每一個分散駐扎的中隊和小隊,必須都有專職翻譯官。

      但會外語的前提是多少得有點文化,據《民國教育史》等材料記載,1949年中國的文盲率大約是80%,而那些被視為識字的20%的人當中,還包括了那些只認識幾百個漢字的人。

    image.png

      那么問題來了,在當時文盲率那么高,留洋會日語的人也寥寥無幾的情況下,日軍是怎么實現幾乎一個村就有一個懂日語的翻譯的?這看起來好像是不可能的任務。

    image.png

      總體來說,日軍翻譯官有幾種,日本人、朝鮮人和中國人。有懂得漢語的日本人,這不奇怪,還有大批既懂日語,又懂得中文的朝鮮人,他們的數量要大得多。因為朝鮮歷史上一直使用漢字,自從日本吞并了朝鮮以后,日本就開始在整個半島推行日語教育,因此,懂得日語和漢語的朝鮮人翻譯官,就成為了一種普遍現象。

    image.png

      擔任日軍翻譯官的中國人,語言水平最厲害的肯定是從日本回來的留學生。比如,李宗仁就提到過一個有助于抗戰的翻譯官——來自大連的何益之,不過現在大家都叫他夏文運。他畢業于日本帝國大學法律系,屬于高級翻譯官,在日軍華南各機關總部任職,曾接觸岡村寧次板垣征四郎等日軍頭目,關系非常親密。

      后來他被李宗仁策反了,成為了中國獲取日軍情報的重要來源之一。李宗仁曾經說過,日軍每一個軍事動向,我方都事先得報,甚至軍委會所得情報都不如第5戰區所得可靠,軍令部屢次嘉獎第5戰區情報組,此實何君之功。

    image.png

      但是因為化名何益之的夏文運,從偽滿洲國起就為日軍服務,而且在漢奸政府級別太高,“漢奸”身份難以擺脫。因此,在戰爭結束以后,還是李宗仁出面才得以釋放。

      但是,懂中文的日本人和朝鮮人數量再多也不可能達到“每村一個”的水平,所以我們再來說說傳統的“鬼子翻譯官”,就是那種經常出現在影視劇中,在華北大平原上跟著日軍掃蕩征糧的翻譯官。

      舉個例子,1941年2月,駐扎在河北獻縣的日軍部隊是“山田大隊”,即“獻縣駐屯隊山田部隊”。這個大隊有4個中隊,但是編制都很小,總共只有500多人。

    image.png

      從1941年3月開始,山田大隊及其下轄的中隊和小隊都成立了特務隊,專門負責打探情報。光是在獻縣縣城,山田大隊就有80多人的特務隊,其他各個中隊也都有自己的特務隊。

      一旦得到情報,密探會就近報告,隨后當地日偽軍就會出動,騎著自行車快速抵達。然后就是抓、拷問、索要情報,以進行下一次對抗日游擊隊的襲擊。到了1941年夏天,日軍特務隊規模越來越大,設置了5個科室,2個獨立小隊,4個作業班,還有大隊長,副官,小隊長,班長,科長,科員等等。

      但是如果漢奸不懂日語,就是發現了問題,也沒有辦法報告給日軍。

    image.png

      日軍為此采用了兩個辦法,得到了大量的低級別翻譯官。

      第一步是讓所轄各個鄉鎮,每一個鄉挑選兩三個人出來當漢奸,不當也得當,而且還要打上“連環保”,防止跑掉。一旦逃跑,就連保人以及本人家屬也要被殺掉。

      這些被挑選出來的人被集中起來上培訓班,讓“種子翻譯官”教他們學習日語和一些情報知識。然后再將這些學員打亂,分配到日軍的各個小隊當中去,在平時的生活和工作中繼續學習日語。

    image.png

      因為害怕挨打,這些漢奸翻譯官學習日語的速度確實提高了很多。

      最后,我們再說一下所謂的“種子翻譯官”。日軍是從哪里找到的這些老師呢?除了懂漢語的日本人外,更多的還是來自偽滿洲國的翻譯官。

    image.png

      這里介紹一個日語翻譯——季德一,大連人。日俄戰爭后,大連成了日本的殖民地。季德一17歲時就在日本人南滿鐵路干活,后來為了升職漲工資,就報名日本東京綜合學校機械系函授班,也就是說,他是在中國學習了日本學校的函授課程。

      不中不日的“協和語”也是實現“翻譯”的招數

      1939年,他從東北來到華北,考取了日軍華北方面軍宣撫指揮班翻譯官這個職位。從1940年到1941年,季德一都跟著日軍在山西掃蕩,每到一個村鎮,就開始燒草垛,說八路軍就隱藏在草垛里面。我們看很多抗日劇,日軍一來掃蕩,主人公就都躲藏在草垛里,其實這非常不真實。日軍掃蕩一點蛛絲馬跡都不會放過,所以抗日艱苦,前輩偉大。

      季德一后來擔任了偽軍第24集團軍的中校聯絡官,在這期間季德一在林縣抓住了一個當地農民,懷疑他是八路軍的密探,就對他進行嚴刑拷打,導致其當場死亡。

      到了1944年,經過日本人推薦,季德一擔任了關東軍第693部隊翻譯官,就在金州擔任管理數千名被抓來的我國勞工的任務,當然,也有教日語。每天,身為翻譯的季德一都在日本人的食堂吃飯,而勞工們每天都只能吃硬邦邦的帶皮高粱米,很多人因為營養不良和疾病被折磨致死。

    image.png

      抗戰勝利以后,季德一是“資深”漢奸,他被法庭判了死緩,后來因為表現良好改判為無期,后減刑,于1975年被釋放。

    image.png

      《小兵張嘎》中“胖翻譯”可能是國內知名度最高的“翻譯官”了,扮演者王澍是俄語翻譯出身

      外語,是一種工具,當它被用來進行侵略戰爭時,就會伴隨著血雨腥風的罪惡。當它被用來建設和平時,可以實現互通有無。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推薦中…

    24小時熱文

    換一換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戰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點擊排行
    • 圖庫排行
    • 專題排行

    精彩推薦

    圖說世界

    換一換
    河北11选5走势